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图书资讯-正文
“考古界网红”郑嘉励: 考古既不特别伟大,也不特别古怪(图)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02 15:19:38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更多

  郑嘉励和同事在嘉兴子城的北城墙位置做的一条解剖探沟。从地表至生土深达5米左右,从现代的水泥地面,直到战国时期的地层,嘉兴2000多年的发展史直观地呈现在剖面上。

  误打误撞,却没离开这一行

  书乡周刊:“我是一名考古工作者,上班等于上坟”在网上火了,您也被称为“考古界网红”,有什么样的感想?您能否用一两句话,简明地概括一下考古到底是做什么的?

  郑嘉励:这句话在网络上流传,是我从前不曾想到的。好处是,很多人从此知道了浙江有个研究古墓葬、平常还写点杂文的考古工作者;坏处是,这句话脱离了具体的文本,人们误以为我是个“段子手”。其实,从第一天开始,我就是严肃的、真诚的传播者。至于“网红”,这不是我这个年龄段的人习惯的语言。

  考古,狭义所指是田野考古。理论上,古人留下的所有遗迹、遗物,都是考古工作者调查、发掘、研究的对象。其中,古墓葬是工作中最常见的文物类型。“上班就是上坟”貌似调侃,对考古工作者而言,也算客观描述。

  书乡周刊:您当初被厦大考古专业录取时感到很迷茫,但这么多年,很多人转行了,您却还坚守这一专业,其间是怎样萌发兴趣并坚持下来的?

  郑嘉励:我对中国古代历史有兴趣,大学志愿全是历史学,但被考古专业录取,实非我所乐意。当年的大学,转系很困难,我也不是那种特别有主见的人,缺乏不达目标决不罢休的劲头。我对考古的兴趣萌生于大学田野实习期间,田野工作的最大好处,就是付出就有收获,可以去很多地方,并在当地扎下根来,能遇见新鲜的人事。除了知识的收获,更有生活的滋养。

  1995年进入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直至今天。考古人的底子是读书人,是“动手动脚找东西”的读书人,类似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生活方式。读书,帮助我们在田野中发现问题;行路,确保写出别人笔下没有的文字。我至今对这样的生活方式并不十分厌倦,也就始终没有离开考古岗位。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再也做不了别的。考古,是三百六十行中的一行,既不特别伟大,也不特别古怪。

  书乡周刊:读《考古四记》,感觉您一直在寻找考古这个冷门专业、冷门职业的意义,现在是否确认了这个“意义”,又是如何确认的?

  郑嘉励:人到中年,容易被“意义”问题困扰。年轻时,以为只要埋头做考古,有点新发现、新收获,就很充实。后来发现这点“意义”,对自己的说服力不够,于是又开始重新寻找“意义”。考古,乃至人生,本身并无“意义”可言,你能赋予什么它就是什么。人生,就在不断的自我寻找中前行。也许,等我度过“中年危机”,又会重拾年轻时期的状态,只要埋首工作,有点新发现就会满足,惟愿如此。

  我个人的专业兴趣,倒不是刻意寻找所谓“冷门”,主要还是个人兴趣。史前考古,是浙江考古中最受人关注的,但我个人对此不感兴趣,做过一二年河姆渡、良渚遗址的发掘,就不做了;我也做过越窑、龙泉窑,发现太过专门的手工业门类,很难与历史人物、事件、重大制度联系起来。后来就把主要精力放在宋代墓葬、城市上,甚至抄录墓志碑刻,相对于良渚、龙泉窑,这些相对“冷门”,但更容易与广泛的历史学议题连接起来。我青少年时期的理想就是当历史学家,尽管做了田野考古,我就在具体的工作中,努力摸索一条“以田野的方式做史学”的道路。

1 2 3 共3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