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图书资讯-正文
《人民政治》:解决信访问题实际上是解决社会问题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12 07:35:11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更多

《人民政治:基层信访治理的演绎与阐释》,田先红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吕德文

  近年来信访研究已成为学术界的热点问题。原因在于,一方面,信访问题实际上是中国社会问题的“容器”,容纳了诸多突出社会矛盾。人们可以从中透视到社会问题。例如肇始于上世纪末的“三农”问题,引发农民上访;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社会矛盾进入了爆发期,乃至出现了所谓的“信访洪峰”。某种程度上,解决信访问题实际上是解决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它也源于信访制度的独特性,即这一制度是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窗口。信访研究之所以成为近些年来的“显学”,是因为运用经典的学科术语难以理解其真实的政治实践逻辑。因此,理解信访制度,对于规范性研究而言,很可能是为重新理解经典学术理论提供经验的力量;反过来,这也不啻为对实践话语进行社会科学化理解的有效路径。

  信访逻辑植根于群众路线的理论和实践谱系中

  尽管信访研究受到重视是由于日益严峻的信访形势以及一些学术话语的关怀,但从话语谱系上看,信访制度自有其一套历史实践逻辑。这个逻辑,根植于群众路线的理论和实践谱系之中。

  首先,信访是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性质所决定的。中国共产党是马列主义政党,是先锋队组织,通过铁的纪律加以保证。这就意味着,一方面,党组织和党员应该与普通大众区别开来,他们属于社会中的先进分子,需严格要求自己;另一方面,党组织和党员有责任义务深入群众,积极主动地去发现、解决群众问题,引导群众往正确方向前进。故而,中国共产党还是个“细胞党”,它必须融入社会,成为社会细胞。党如何让自身成为社会细胞?党员如何深入群众,成为人民群众的一分子?信访便是一个重要途径。

  其次,信访是中国特色的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治理活动需要收集信息、凝聚共识、明确目标群体并作出准确的反馈。信访制度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信息处理功能,增强国家治理的科学性。在信息收集方面,信访更容易获得底层民众的真实想法,甚至发出不同于正式渠道的政策信号。在凝聚共识方面,正是需要回应群众的不同呼声,决策者在政策过程的各个环节都需要与群众广泛接触,作出合理的政策解释,取得群众认可。在明确目标群体方面,上访群众本身就是政策相关者,且很可能是异议者。党和政府通过信访发现他们的存在,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提高政策执行效率。长期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信访渠道是否通畅,并不仅仅是基于群众观点作出的政治决定,还是基于行政科学化作出的制度安排。就国家治理体系而言,信访体制和党政体系相辅相成。信访体制在解决官僚体系惰性方面具有难以替代的功能,因为绝大多数上访群众的诉求只能依靠党政体系来给予回应。

  最后,信访还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重要表现。长期以来,人们误以为普通民众与政治是无涉的。尤其是底层群众,其政治参与的机会是没有的。可从经验中看,那种匿名的、无声的“底层政治”,对于解释中国基层民众的政治参与状况是不合适的。因为,通过信访体制,哪怕是最底层的呼声,也很容易通达中央。并且,很多政策变革,乃至于政治变迁,与这些呼声有明显关联。研究中国政治的学者不难发现,几乎所有重大政策变迁,都与某些“记录在档”的典型事件有关,而这些事件的经历者并非匿名的甲、乙、丙、丁,而是有名有姓的群众。普通民众可以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占据一席之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信访这个渠道使得基层政治开放成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一部分。

  信访制度触及了我国政治实践的诸多关键环节

  其一,它触及我国政治体制中政治与行政关系的问题。我国是政治与行政合一的体制,信访制度既是“讲政治”的产物,也是行政理性化的体现。因而,每一次信访制度变革,都内含着政治与行政之间的互动。在某些历史时期,行政理性化的原则主导着信访制度变革;在另一些时期,则是政治原则决定了信访制度的基本面。比如,近些年来县委书记大接访之类的举措,与其说是出于化解社会矛盾的实用主义考虑,还不如说是践行群众路线的政治宣示。

  其二,它触及大国治理如何回应群众诉求问题。稍微了解信访实情的人都知道,信访对于解决日常治理中的“细事”极为高效,其原因是它可以对行政体系产生压力。即信访体制将党和国家对人民群众的政治承诺转化成为公共治理任务,使得我国的国家治理呈现出事无巨细的特征。就通常情况而言,国家如果疲于应付“细事”,很可能会产生诸多负面效果。对信访治理的功能做准确定位,即在区分“大事”“细事”的基础之上,作出合适的反应,考验着大国治理的智慧。近些年来,信访三级终结制度、逐级上访等原则的确定,便是对信访功能的适当定位。

  其三,它触及新时代如何面对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今天,人民、群众这些政治词汇很难在国家治理实践中获取准确涵义。国家治理更愿意将所有被治理者抽象为“公民”,也更愿意将所有诉求视作“权利”表现。但客观上,依循政治话语行为的信访活动,的确需要依据政治原则区分不同类型的信访人,也要对信访事项进行准确分类,否则就会自相矛盾。很可能,信访治理的根本困境就在于当前我们很难对人民内部矛盾作科学界定,“谁是人民、谁是敌人”,哪些是内部矛盾,哪些是敌我矛盾,需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重新阐释。

  田先红长期研究信访问题,对相关议题用力颇深,《人民政治:基层信访治理的演绎与阐释》是其最新力作。作者之所以选择群众路线这一视角来解读信访制度,源于其在多年研究中透视了信访问题的本质。书中对一些经验议题,比如阶层分化、县委书记大接访、群众工作部在信访体制变革过程中的实践分析,无不指向了中国特色的政治实践逻辑。窃以为,阅读本书,不仅可以对信访制度有全新的理解,还可以加深对中国政治实践的认识。

  (作者为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