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图书资讯-正文
“文学湘军”谢璞:美与童话永留人间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15 08:01:04来源:湖南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湖南日报记者 陈薇

  “美都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谢璞先生走了,他留在人间的美却永存。

  3月10日上午10时30分,谢老先生的追思会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举行,闻讯赶来的亲友、故人、学生,满怀痛惜之情。

  厅外,一树雪白的李花绽放着。这一树美丽的李花啊,也是来送别老先生的吧。

  美丽的文字,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

  在“文学湘军”中,谢璞是当仁不让的主力。

  1954年,他发表了第一部短篇小说《一篮子酸菜》;上世纪50年代,出版了儿童文学《竹娃》、短篇小说集《竹妹子》和《姊妹情》;上世纪60年代,在《人民文学》杂志相继发表小说《二月兰》《五月之夜》,出版小说集《深沉的爱》《二月兰》;上世纪70年代,发表了《飞跃》《敢倒洞庭挽长江》《桃花水》《雪峰山纪行》等作品。他个人创作生涯中影响最大的作品《珍珠赋》于1972年11月26日发表于《湖南日报》,迅速享誉全国,被收入初中语文教材;上世纪80年代,谢璞迎来了一个新的创作高峰,出版中篇小说《信誓旦旦》、小说集《剪春萝》、长篇小说《海哥与“狐狸精”》;21世纪出版有中篇小说《夜郎西舅》等。

  著名作家谭谈回忆说:“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在南海前线的军营里,发疯似地迷上了文学。连队里那个小小的阅览室里的书,很快就被我啃光了。我给在家乡当小学教师的表姐写去一封信,请她寄几本书给我‘解渴’。不久,我收到了表姐寄来的两本书。一是马烽的《我的第一个上级》,一是谢璞的《姊妹情》。这两本书,我都特别喜欢。谢璞作品中的家乡话的韵味,尤其是他每篇作品后面写下的某年某月某日于洞口等文字,使我这个身在海防前线、远离家乡的游子感到特别温暖和亲切。一下子,我就觉得我们的心靠得很近。这本不太厚的书,我看了又看,引领着、鼓舞着我往文学创作这条路上艰难地跋涉。”

  “谢璞老师是从蓼水河边走出来的文学前辈,他的老家高沙镇离我的老家只有20公里左右。”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邓湘子说,“当我开始创作的时候,读过他的儿童小说集《美妙的夜空》、儿童文学作品《竹娃》。谢老师在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忆怪集》,无论对生活的表现还是人物的塑造,都具有很高的艺术含量。他在作品中写到了高沙镇的人和事、习俗和风物,那些我所熟悉的家乡日常生活情景和各种人物成了文学资源,让我感到非常亲切和惊讶。我在那个时候阅读谢老师的这些作品,几乎是有着文学创作启蒙意义的一种阅读体验。”

  老先生的这些美丽的文字,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

  心中有鲜花,桃李满天下

  生前,谢璞曾担任湖南省文联执行主席、湖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湖南省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等职务。湖南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夏义生深情地说:“谢璞老师在文艺界是受大家尊敬的一位长者,他在文艺界几十年,一直非常关心年轻文艺家的成长,关心湖南儿童文学的发展繁荣。对一些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年轻作家,谢璞老师总是不遗余力地为他们提供帮助。只要一听到湖南的儿童文学有谁获了奖,他总是最开心的。文学是他的初心和使命。谢老把一生奉献给了湖南的文学事业、文艺事业,我们永远缅怀他!”

  儿童文学评论家孙建江痛惜地写道:“谢璞先生是我尊敬的长者和尊敬的儿童文学家。他是那个时代的一个高度。他的音容笑貌永在。”

  “他不仅属于湖南,而且属于整个中国。”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原副主任樊发稼说,“谢璞的去世,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重大损失!”

  在谢璞先生的影响下,他的女儿谢然子、侄子谢乐军、侄媳妇尹慧文、外甥女王鸽华等都喜欢上了儿童文学创作。谢璞不仅对家人的影响很大,在家乡、全省乃至全国都影响了一大批作家。他主编的《小溪流》和《小天使报》两份刊物,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成长,在青少年中产生了广泛影响,也是儿童文学作家的重要阵地。他以《小溪流》为阵地每年举办一次“南岳儿童文学笔会”,坚持了十余年,被业内称为培养儿童文学作家的“黄埔军校”。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