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图书资讯-正文
《诗经草木魂·采采卷耳》:草木见出心性万端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3 07:51:36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 更多

《诗经草木魂·采采卷耳》

  韩育生 南穀小莲 著

  山西教育出版社 2018年1月

  ◎俞耕耘

  孔子对《诗经》功用有段经典论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这话其实把《诗经》功效“说破了天”。字面意思理解一下,学《诗经》能抒发情志,能观取社会兴衰之变,能团结友善又和谐,还能以下刺上发怨气。然后突然又上升到伦理学高度,学会处理家国君臣父子关系。最后,接了地气儿,说能多认识鸟兽鱼虫,开眼长见识。

  《诗经》的神奇在于,它是自然界的,也是政治历史的;既是关于个体生命价值的,又是关切家国集体伦理的。换句话说,还没有其他典籍能像《诗经》一样提供一个融贯自然、社会、心性、风物的多情感应世界。孔子的话,从哲学上看,其实只说了一个维度——那就是“认识论”高度。《诗经》能教人认识:人际关系、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它包含的草木鱼虫,既是物象,也是心象,放在诗中,终成了意象。

  因而,多认识鸟兽草木,这表面看虽然和“蒙学读物”“看图识物”类似,但本质却说明《诗经》是一部百科全书指南。韩育生先生的《诗经草木魂》就是立足“诗经植物”,读解《诗经》人情之美的匠心之作。“魂”字恰点出此书的立意之维:通过草木载体,挖掘先秦的祖先审美意识、文化基因,再现先民鲜活的生活场景,与四时风物偕化的心性情志。此书最动人之处,就是“多情”二字,只有善感之人,才能考究每种植物的精神气质,情感类型,幽玄的人事私情。

  试想一下,如果单靠考据功夫,上下求索古人注疏,只会写出另一本“名物考”,从注解到注解,并不会有新意突破。韩育生难得之处在于“自感”(自我的醉心与感动)——没有自我的沉醉,就不会找到植物的“性灵”,读者更不会入境被感动。其次,是阐释借助的“想象力”——如果没有联想与想象,就无法演绎连缀每首诗背后的“故事图景”。如果说“比”和“兴”是《诗经》最迷人的诗学思维和诗性智慧,那么作者的读解亦是比兴的发挥。

  我们看到每首诗在题解注释后,都是作者的一篇“抒情小品文”。这正是很好的“阐”与“发”。“发”一定要从历史切入现实,折返到自我的生命体验与私人情感。从而,作者能把一些政治抒情,隐喻义项都提纯到“纯诗”的审美范畴。“诵读《桑中》,其中语调好像亲昵的情话,这些情话又打开了生命暗夜的路灯。生死由天的草木,荣枯幻灭,原本无关人心的起伏,突然好像借着爱恋的心结,成了传递爱与思的信笺”。这种美学散步式的感悟笔法,直接把历史语境中“说其美刺,讽谕淫邪”的社会学价值给扬弃了。

  《诗经草木魂》的价值就在于“重新发现”,“更换阐释语境”的还原,这是一种诗学的觉醒,它还给读者一个丛林草木自然观照的纯粹心性,一种重视个体生命,私情体验的浓烈。移情,交感,以心观物,用草木托情欲,这在本质上是一套用植物叙事、象征价值的“符号学”系统。在每种物事草木之后,似乎都有隐喻指示特定的情感类型。

  《谷风》的悲怆,是女子难以排遣的哀痛,伴随美好往昔的哀叹,婚后不幸的窒息感。《柏舟》则是悱恻缠绵,内心不宁的女子,又是敏慧异常,深感如同浮于乱流柏舟之中。《关雎》讲爱慕辗转与情欲之苦;《卷耳》《黍离》则是分离别意的思念之痛;《桃夭》是婚嫁对女子的祝词,灼灼其华的风姿,开花结果一样生育,繁盛家族。《召南·摽有梅》借用梅子果实成熟隐喻“大龄女青年”迫切恨嫁之情,焦虑之感。

  《诗经草木魂》表面看是一本诗画互见的诗经读物,其实它更蕴含了一种“视觉化阐释”思维。每首原诗都配以“植物档案”“实物摄影”“题解注释”和“纸本配图”。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图形文”的双重阐释,但你能看出此书的用心。那就是它完美把自然科学(植物学意义上)和人文艺术(诗学与绘画层面上)的解释若合一契。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