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网友原创-正文
一棵植物的心
http://www.workercn.cn 2017-09-15 10:24:26来源:四川日报
分享到: 更多

  □宋晓杰

  不会养花,一直是我最大的遗憾。而妈妈却相反,所有的绿色植物,都被她宠得黝黑锃亮、肥头大耳。即使被我“虐待”得奄奄一息的花,经妈妈的“浆养”,也会像病孩子一样,慢慢变得摇头晃脑,精神百倍。相反,即使是妈妈养得水灵灵的皮实种类移送给我,三五天萎靡不振,一两月花容失色,最终都逃不脱共同的命运!

  最好的成绩是那盆“小森林”。它太柔弱了,像现代版的林黛玉,只吃空气和慢慢洇进假山花盆里的水。我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马虎、大意。在我的精心服侍下,它竟然活过了一周岁。但是,一天浇水的时候,我三心二意地竟拧错了水龙头的方向,一股热流兜头而下!我的热血反而逆流上涌——完了……

  多年来,我很少主动去花市。即便去,买回的也不过是皮糙肉厚的发财树、开运竹之类,一个月想不起浇水,它们依然无怨无悔,活得没心没肺、有滋有味。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审视、琢磨自己:怎么,竟爱上了旷野,爱上了植物?

  其实,这句话也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爱上植物!因为爱上旷野,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它遍地的绿色和植物。

  一次次,着魔似的,跑那些少有人去的田地,荒着或绿着,都没关系。但看它荒着的时候,多数也是心里偷偷为它涂了五颜六色的。不论它们满满地绿着,还是倔孩子似的伸胳膊伸腿、弯腰、作怪样子,我都喜欢。也不管它们叫什么名字,丑的小名儿,还是铜版纸上、植物志上堂皇的大名,只要是植物,我就爱着,有点盲目,像恋爱中的感觉。

  可能因为我出生在乡村,在我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植物已搭好婆娑的彩虹门,陈设了隆重的盛典。而离开乡土,走向林立的城市,依然是沿着浓密的杨柳荫泽,一路穿行。这似乎是一个人的胎记或指纹,终生无法更改。

  植物有唤醒的功能,植物也懂得感恩。虽然,如果让植物开口,它们或许会厚着嘴唇谦虚地说:“其实……其实……我,什么也没做!”

  但是,常常,在欣喜或悲伤的时候,我更愿意依赖植物。仿佛看见它们,就看到过往,就看到新生;看到自己的出处,甚至也看到了归宿……

  我渴望活到八十岁,这或多或少缘于那个热爱田园的塔莎奶奶。你看她:身着靛蓝的连衣裙,包着玫红碎花儿的头巾,老花镜架在鼻尖尖儿上,低垂着银白发丝的头,专注地描着手上的画。她的身后,是浓得没有缝隙的绿荫和大小不同的缤纷花朵;脚边是山羊、鸡、狗,还有半笸箩五彩缤纷的毛线以及脚手架一样尚未完工的大半件毛衣。翻过来的另一书页呢,那位可爱的老人又像《红楼梦》中的宝琴一样,披着曳地的猩红斗篷,注视着什么。啊,白雪大面积地铺陈开来,像她铺展在桌面上的洁白画布,也有的雪一小撮儿一小撮儿胆小地站在删繁就简的枝丫上,大气儿不敢出的怯怯模样。木屋、格子窗、石头垒砌的墙壁、醉了的炊烟……这本身不就是一个童话吗?连塔莎奶奶手上的菜蔬和她青筋暴突的双手、赤脚,因粘惹泛着波浪儿的土地,都成为我热切的渴念和目光的追踪。奶奶固然是美的,但月季、玫瑰、杜鹃、薰衣草、郁金香、美人蕉……它们名字的本身,不也是美的一部分嘛。何况,还有无边的草、树……集结起来,构成大自然的胜景?!

  爱好浪漫与美好的心,其实就是一棵植物的心——没有振聋发聩的喧嚣,没有东奔西走的颠沛,没有你死我活的纷争。没有!——即便有,也是低低的,小小的,能够让人接受的那种。

  与动物相比,植物不会走,不会叫,也不会叼你的裤腿讨你喜欢或者令你生厌。植物的一生,直观、喜兴,但不声不响;即使死,也不叫嚷,更不惨烈。只是缩小身体,在某个角落里,或者,站着站着就标本似的不朽。它们比活着时所占的土地要少,或者干脆成为土地的一部分。如果,当你从它们身边经过,忽然惊觉、谴责自己平日的疏忽大意,那么便说明——你,已经具有一棵植物的心!

  《花谣》中说:“正月梅花香又香,二月兰花盆里装。三月桃花红十里,四月蔷薇靠短墙。五月石榴红似火,六月荷花满池塘。七月栀子头上戴,八月桂花满树黄。九月菊花初开放,十月芙蓉正上妆。十一月水仙供上案,十二月腊梅雪里香。”十二种鲜花,如十二位芳菲、绰约的花神,时时笑靥芬芳;如十二颗明亮、深邃的星辰,处处灼灼放光。

  爱不得花朵的红硕,就爱植物朴素的绿吧。它安神、明目、静心、敛神,如亲人,是大地的关怀和体恤,却从来不对你有一枝一叶的要求。它们平平常常,简简单单,绿着绿着,就给了你胆识、智慧、勇气和力量……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