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网友原创-正文
头发,一个人的情绪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01 15:05:21来源:广州日报
分享到: 更多

  人是从多早多早以前,开始耽情于自己的头发?

  可不是吗?

  我们从小到大,为了洗头、梳头、剪发、染发、烫发,甚至护发、植发不知用了多少时间。

  而且,既有长头发的“乐”,就有掉头发的“苦”;既有“鬓云”的秀丽,就有“飞霜”的萧条。

  有几个中年的女人,不曾做过“一夜白了头”的噩梦?又有几个开始“聪明透顶”的男人,不曾梦见“聪明绝顶”而半夜惊醒?

  所幸头发能带来许多情趣变化,初生的娃娃,头发才长多些,就可以绑个“冲天炮”;过一年,可以编个小辫子。

  再过两年,头发够密了,则一分为二,做成两个“麻花”;又过两年,头发硬实些,便扎个马尾巴。

  想想,这个女孩子,由妈妈梳头、自己梳头、男朋友梳头、美发师梳头、为子女梳头,子女为她梳头,到有一天,殓葬师梳头。

  这一生因为头发,而有了多少情怀的变化。

  头发确实是最能反映情绪的。

  一个女人会因为美发师失手,而气得发疯;一位发疯的女子,又有可能把自己的头发剪得乱七八糟。

  有位女生对我说得好“剪头发是发泄情绪最好的方法,一方面昭告天下,我不高兴了;另一方面可以把霉运剪掉。头发会再长,后悔了可以重新来过”。

  头发也是最能反映生命历程的。最新的科技,能由头发中看出一个人过去几年的生活。几万根头发就像几万本日记,记录着我们的辛酸苦辣。

  一头青丝,少年时剪了,存到老,还是黑黑亮亮的;一头秀发,却因中年时忧愁,没多久,就变为花白。

  头发是死的,也是活的,被我们的心偷偷牵着,只要留在头上一天,就要反映我们的心情与年龄。

  我早生华发,有时候许久未染,女儿便说:“爸爸橡只黑白条纹的浣熊。”

  前两年,妻也添了银丝,起先我为她拔,一边拔,一边翻,看下面还有没有;而今是偶然拔,却不常翻了。

  倒是女儿的头发愈长愈密,而且又黑又亮。

  我常为她梳,喜欢那种梳子滑过发丝的感觉,好像在一条清澈的溪流里,荡一支桨,勾起下条波纹。

  小丫头也特别喜欢我为她梳头,尤其刚解开辫子时,我梳得特别温柔。“因为爸爸一手按着你的头发,一手慢慢梳,所以碰上打结,也不会梳痛。”

  “你的头发很密,爸爸妈妈掉的,全长在你头上了。”

  小丫头好得意。

  有一天,我一边梳,一面问她:“你觉得你和妈妈的头发,谁比较美?”

  正巧妻走过来,竖着耳朵听。

  “妈妈不会知道的。”我把手指放在小丫头的手里,小声地说,“妈妈美,就捏一下;你美,就捏两下。”她捏了三下。

  又有一天,我冲进卧室找东西,看妻坐在梳妆台前,就叫了她一声。

  回头一笑,居然不是妻,是把头发梳得蓬蓬松松的小丫头。

  那笑,我永远不会忘。

  (刘墉)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