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网友原创-正文
大漠英雄胡杨树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01 15:22:55来源:西安晚报
分享到: 更多

  □郑世骥

  那天一早,我们沿着 218 国道,踏上了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漫漫征途。公路在水渠、林带中穿行。沿途阡陌纵横,渠道交错,一派水乡景色。快到尉犁县城,公路与孔雀河结伴而行,一路清风送爽,令人心旷神怡。

  从铁干里克向南,218 国道两侧出现了绵延一百多公里的原始胡杨林,其功劳应首先归于塔里木河和孔雀河的灌溉滋润。塔里木河在其西侧筑起绵长防线,顽强地抵御着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东进;孔雀河在其东北侧竖起绿色屏障,节节抵抗库木塔格沙漠的南下,为人们开辟了这条纵贯沙漠南北的重要通道。

  千百年来,由于两大沙漠肆无忌惮地疯狂侵袭、蚕食,造成了绿洲的步步退缩和丝绸之路的渐渐湮没,最危急处仅剩下窄窄的两公里,两大沙漠眼看就要连成一片。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就在走廊的南北一线相继建立了六个大中型国营农场,打响了抢救绿色走廊的顽强战斗。位于绿色走廊中部的三十三团场,是开发治理绿洲的成功典范。几十年来,他们持之以恒地在场区及其周围大量营造防风固沙林、农田防护林,极大地改善了这里的农业生态环境。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这里的绿洲逐步扩大,已经展现出人进沙退、林茂粮丰的兴旺景象。

  由于南疆春季姗姗来迟,当时虽然已到4月中旬,但这里所有的树木依然是光秃干枯的,不见一片绿叶,没有一丝绿色。灰褐色的树干粗糙龟裂,好像刚刚被雷电击过、被大火烧过一样,很难辨别出它们究竟已经枯死,还是仍在顽强活着,这就使原本十分沉寂的大漠显得更加凄凉和悲壮。

  胡杨是一个古老树种,杨柳科,落叶乔木。在我国古籍中称“胡桐”。当地维吾尔语称“托克拉克”,意思是“最美丽的树”。 胡杨树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是沙漠地区能够生存下来的极少树种之一。据说,它顽强的生命力能够 “生长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地千年不朽”,是沙漠绿洲的“忠诚卫士”。

  我们在飞驰的汽车里看到,公路两侧的胡杨林千姿百态,形状各异。有的粗壮挺拔,像德高望重的长者在默默注视着沧海桑田的变迁;有的枝繁干直,像英姿焕发、拼搏向上的青年人,充满勃勃生机;有的清秀俏丽,虽然尚未长出绿叶,却犹如未施粉黛的少女,更显得清纯自然,十分可爱;有的老态龙钟,像步履蹒跚的老人,在艰难地度过生命的最后岁月;有的则东倒西歪,横陈荒漠,任凭漠风狂吹,烈日暴晒。

  在沙漠生态环境异常恶劣的情况下,原有的许许多多生物,有的迁移他乡,有的逐渐消亡。唯有这生命力极强的胡杨树,在漫长的生长过程中,始终昂首挺胸,顽强地与干旱抗争、与酷热抗争、与风沙抗争、与严寒抗争,用超乎寻常的生命力,不断适应并改变自己的生存条件和周围环境,终于造就了这片地球上面积最大的胡杨林。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胡杨之奇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树叶形状能够随着生长期的不同阶段和自身生命力的不断增强,逐渐由窄变宽,由小到大。二是根系十分发达,可扎入地下十多米之深,可向四周延伸五十米之远。为了能在极端干旱的荒漠生存下来,它能将庞大根系所吸收的水分储存在躯干内,供自身长时间使用。这与被称为“沙漠之舟”的骆驼有十分惊人的相似之处。倘若有谁在它的树干上钻个小洞,很快就会有一股细流汩汩而出,被人们称为“胡杨泪”。三是种子极其微小,又长有绒毛,可在大漠里随风飘荡,只要遇到适宜的环境,即可落地生根,顽强生长下去。

  早在上世纪40年代,文学大师茅盾先生曾写下那篇著名的《白杨礼赞》,而生长在大漠中的胡杨树,有着和白杨树一样的品格和美德,且比白杨树更挺拔、更顽强。假如先生在世时,能够见到大漠胡杨树的话,也许会再写出一篇《胡杨礼赞》呢!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