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网友原创-正文
陋室观复:妈妈也会老吗?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12 07:53:51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 更多

  元宵节前一天妈妈来电话问:吃汤圆是自己包还是商店里买现成的?

  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之前的几十年她从来没这样问过。

  和北方不一样,除了元宵节,四川初一到初三都是要吃汤圆的,但我一直不喜欢吃那个甜腻的东西。在离家上大学之前,虽然很热衷和母亲一起用自家的石磨研磨糯米粉,晾晒汤圆面,甚至偶尔还会亲自加工一点汤圆馅儿心所需的食材,但还是没有习成对汤圆的热情。每每到了年度汤圆的日子,我总会有自己煮面条的行为。想不到后来我竟然会落脚北国,修炼成酷爱面条的家伙。

  这些习性娘亲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从来没问过吃汤圆的事。就算是在回到她身边的春节,她多半也不会劝我吃汤圆,反而倒是会在汤圆饭口问我要吃什么。尽管汤圆据认为蕴含着团团圆圆的味道,但我想母亲知道我的心从未离开。

  今年为什么问起了这个问题?第二天元宵节我电话回问妈妈是不是吃汤圆来着,结果她说,父亲他们两个现在也吃不了什么,随便吃了点东西,关于汤圆——既没有说吃,也没有说没吃。

  我心里有些嘀咕,但终于还是没有问。

  我想到了节前自己刚度过的生日。

  由于父母亲从不庆祝他们的生日,故而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有生日的概念。留在今日记忆中的,还是孩童时段漂亮妈妈特意煮鸡蛋的光景。除此而外,真正有意识的庆祝生日,只记得是某一年春节回家时,阿姐召集亲朋好友聚集,酒足饭饱了一回,其他时候或许有过生日宴?我自己是没什么印象的。倒是清楚地记得有很多次生日我都是一个人,甚至是在火车上,现在也忘记是因公还是私人事务使然了。

  回想这些累积的时光,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爽,反而是在稀里糊涂中一直远离忧郁般傻乐着。本来嘛,我自己不张罗,甚至不惦记着数日子算计,过不过生日的本就无所谓。大概也是因为我的这种态度,自己成家后家里人也跟着不把俺生日当事儿。

  这样走着,脚印后面留下了很多年的时光。

  直到后来家里装了电话,我这才有了不再不记得自己生日的时候,原因是每到这个特别的日子,妈妈都会来电话祝福我生日快乐。后来移动通讯发达了,阿姐、侄女偶尔也还有朋友来信来函云中祝福一下。儿子上学后也会凑热闹,主要是想吃他看中的蛋糕,你过不过他不在意,买来蛋糕让你吃一口,然后就帮你过了。很明显他也有意识:我并不在乎那个日子,所以要赶上没有蛋糕新发现的年度,他也会有出去玩不在家的记录。

  在这等有意无意的岁月里,到了微信盛行的当下,各色亲朋好友的生日问候时有时无,只有既不会发短信也不懂微信的妈妈,在每年生日之时准时给她儿子送达祝福……

  但是,今年没有,而且我也没意识到。直到快晚饭的时候,孩子他妈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哦。然后孩子在微信上表示了一下。然后心中就漫出了一点说不出的感觉。等到傍晚,我给娘去了电话,照例问了问身体,说说节日家常话,但生日的问候依旧没有抵达。

  现在回忆起来,大概是四五年前吧,常规的生日话说了之后,我感觉老娘话语有些乱,赶紧致电阿姐。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有些脑部血管阻塞,还好,经过治疗后情况回到乐观的路上——那样的情形下都记着儿子的生日,今年怎么就忘记了呢?

  我不太喜欢出生之日所谓“痛苦、幸福”的说法,我只知道那是娘亲开始了不断线的记挂,无论我长多大,就像如今一头白发,依然能收到母亲的牵挂。

  今年怎么了?妈妈真的老了吗?难以平复的心绪晃荡了好几天,想到大年吃汤圆的话语,心中的惦念趋于复杂化,说不出的怅然,第一次反问自己:离妈妈那么远为的是什么啊?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就放弃了雄心,然后又淡漠了欲望,但并没有回归,这样的岁月值得吗?还是……

  心中乱起来,莫名地就想到了一副禅寺的对联:

  翠翠殷殷,处处花花果果

  风风雨雨,年年暮暮朝朝

  妈妈也会老吗?窗外满月烛照,心中星河无迹……(欧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