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网友原创-正文
大观园里,红梅无限意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15 10:31:15来源:文汇报
分享到: 更多

  王改娣

  大年初八清晨,送儿子上学,回家路上穿过一街角花园,邂逅两株艳丽的红梅。猩红萼片和嫣红花瓣缀着点点霜露,欲绽还羞。娇黄花蕊最性急,忍不住先探出头来。北宋林和靖以梅为妻,雅致有余,庄重不足,男性的浊气无端侵扰了梅花的清灵。红梅写得好看的还是曹霑,概因与红梅相关的都是大观园的灵秀女子。

  李纨对红梅的爱最直接外露。红梅是 《红楼梦》 第五十回的大题目,乞梅、赏梅、作梅诗、画梅等一系列活动皆源于李纨对红梅的喜爱。宝玉联句落第,李纨罚他去妙玉的栊翠庵折一枝红梅插瓶。第六十三回,大观园众人晚间聚在怡红院为宝玉过生日,席间掷骰子占花名,李纨擎出画着一枝老梅的象牙花名签子。李纨青年守寡,心如槁木死灰,住在“竹篱茅舍”般的稻香村。在锦绣富丽、朱楼画栋的大观园中,纸窗木榻、泥墙树篱的稻香村如宝玉所言,分明是人力穿凿扭捏而成,就像正当青春的李纨偏要摒弃欲望,做一个贞节楷模。李纨对这支梅花签非常满意,因为坚贞的梅花正是对她守寡岁月的褒奖。她爱红梅,爱的就是鲜花之外的冷峻“气节”,那是她赖以消磨青春年华的精神依赖和心理安慰。

  除了李纨,大观园中还有一个女子,也是众人眼中“心如止水”的样板———妙玉。同住大观园,似乎同样清心寡欲,两人并不相投。李纨喜欢红梅,对宝玉说:“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稻香村”之于“栊翠庵”,一处是俗世人的寡居处,一处是出家人的修行地,看似俗雅有别,其实孤寂压抑一脉相通。在偌大的荣国府,只有妙玉处的红梅在白雪中开得热闹,偏偏栊翠庵是大观园中最寂寞冷清的地方。

  稻香村虽然比栊翠庵人来人往更多,但李纨性情寡淡,对一切都是无可无不可的漠然,是下人口中的“大菩萨”。妙玉不同。虽然常伴青灯古佛,却天性怪僻,不通融。她邀黛钗吃私房茶,可见对二人另眼相待。黛玉把沏茶的雪水当成雨水,妙玉冷笑,说黛玉也是个大俗人。惯常以小心眼示人的黛玉却不恼,只是识趣地约着宝钗离开了。因为理解,所以慈悲———黛玉其实最懂妙玉,只是妙玉不知。对黛玉来说,守护自己与宝玉的爱情是天下第一等大事。为此,她防着宝钗,防着湘云。刘姥姥编造了一个雪下抽柴的女鬼,宝玉关之切切。于是,黛玉迁罪刘姥姥,刻薄地称她为一头牛、母蝗虫。黛玉明了妙玉对宝玉的小心思,但她却没有恼恨妙玉,可能是因为妙玉的修行者身份,更可能是黛玉清楚宝玉对妙玉的情感全是欣赏,无关情欲。宝玉去栊翠庵讨梅花,李纨命人跟着,黛玉忙拦:“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简简单单一句话就把妙玉那点微妙的儿女情怀点透了。

  对他人,妙玉冷面冷口。对宝玉,妙玉的热心明眼人都瞧得出来。第四十一回妙玉让黛钗使用的是两件珍玩茶具,捧给宝玉的却是自己日常吃茶的绿玉斗。平素待女儿心细如发的宝玉,却婉拒了妙玉的亲昵,笑称绿玉斗是俗物,直到妙玉又拿出一件竹根大海杯给他用。刘姥姥用过的成窑小盖钟,妙玉嫌脏不要了,自己吃茶的绿玉斗却与宝玉共享。在她心中,宝玉和她显然亲密得已不分彼此。

  大观园中人多,生日也多,但妙玉只把宝玉的生日记在心上,派人送来一张粉色拜帖:“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经邢岫烟指点,宝玉方明白“槛外人”的机锋来自宋代范成大的诗句: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宝玉写了“槛内人宝玉熏沐谨拜”的回帖,到栊翠庵,只隔门缝儿投进去便回去了。邢岫烟与妙玉半友半师。妙玉拜帖的那抹粉红色,是一个怀春女子的情意,全被她看在了眼里。带着这种特殊的情感,邢岫烟把宝玉上下细细打量了半日。然而,妙玉和邢岫烟并不明白,在宝玉心中,妙玉只是一个美妙的佛教符号,代表的是清高淡远,无欲无求。换言之,在对妙玉的态度上,宝玉与黛玉是一致的。在宝黛眼中,禅宗的机锋虽有趣,但只是一种遥远的理想,暂时与他们的生活无关。

  这种态度在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中曾出现过,彼时黛玉宝钗二人合力把顿悟边缘的宝玉拉回到了俗世生活。如果后四十回也是曹公手笔,佛教禅宗就是宝玉最后的归宿。因此,妙玉是宝玉的宗教理想,而宝玉却是妙玉俗世的情欲寄托。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妙玉和宝玉虽互认“知己”,其实是误解,两人终究行走在两条道路上。黛玉对此看得最清楚,因此妙玉对宝玉再殷切,她都不以为意。

  第五十回宝玉从栊翠庵折梅花回来,做了一首湘云命题的“访妙玉乞梅花”诗: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诗很平常,黛玉边誊录边摇头。但言为心声,从中可见妙玉和栊翠庵在宝玉心中完全是佛界仙境的彼岸。妙玉如观音大士和仙界嫦娥,只宜远观。他到栊翠庵是“离尘”,回到黛玉等人所在的芦雪庵则是“入世”。最后,宝玉顾影自怜,感慨自己刚到佛界行走一遭,似乎衣服还带着佛院的青苔,却无一字涉及情欲。

  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的妙玉,在大观园遇到宝玉,犹如白雪中的红梅,终于“红酥肯放琼苞碎”。只可惜,红梅有意,公子无情。清高的妙玉,到底还是看错了人。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