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网友原创-正文
寻访朱自清:一百年前的橘子 一百年后的段子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15 14:06:46来源:金陵晚报
分享到: 更多

  □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王丽华

“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12岁的小侄子正看着我坏笑,眼睛里闪的一丝嘲弄却盖不住满脸的稚气。我愣住了片刻,思忖这句话颇为熟悉。见我想起这句话正是《背影》中朱自清的父亲对朱自清所言,小侄子占完便宜后大笑起来:“这已经是网上的段子啦!”朱自清在南京待的时间并不长,写的文章也不多,但仅《背影》和《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却名震文坛。

  小侄子只是在旁咯咯笑,虽耳闻朱自清的文坛地位,但尚且不能理解朱自清看着父亲背影时簌簌落泪的心情,而这一句玩笑却勾起了我去寻访朱自清的愿望。

  浦口火车站

  100年前的“橘子”

  还散发着清香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东风也渐渐起了,空气暖和起来,而3月的南方在飘摇的东风中却还没有冒出绿枝嫩芽,浦口火车站站台上一排排的梧桐树还向天空伸出光秃秃的枝干,铁轨上铺着一层层落叶,秋冬的气息还没散尽,橘子的清香从百年前吹来。

  闭上眼睛,时光轴往前拉,回到100年前的冬天,我来到这座投入使用不过4年的车站,回头看去,车站大楼为典型的英式建筑,一楼候车大厅里坐满了要沿着津浦铁路北上的乘客,大楼前还有不少人卷着铺盖,等着明天能不能再买上票。人流中飘着包子、茶叶蛋、米饭的香味,循味望去,一家家小饭店正迎来生意最好的时候。

  这时一股人流从车站南边的码头一涌而出,我踮起脚看去,人群中一个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的老人提着行李,旁边是一个瘦削的脸上架着金丝边眼镜、约莫20岁的年轻人。他们穿过人群走到车站售票处,行李放在一旁由老人照看,年轻人则上前去买票。“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老人告诉年轻人,随后就去谈价钱,年轻人不时插嘴,讨价还价。

  我跟在后面,看到二人上车以后,老人给他的儿子拣了靠车门的座位,安顿好后跟他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随后翻过月台、穿过铁道,这对一个身材较胖的老人,爬上月台颇有些不容易,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年轻人在他的身后,目光寸步不离他的父亲,眼泪滚落下来。不一会儿,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回来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年轻人赶紧去搀他。

  老人把橘子交给年轻人以后,又嘱咐他记得来信,随后背影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年轻人坐下后,眼泪又流了下来。

  北上乘客已去 老火车站变身博物馆

  年轻人的眼泪洒下的地方,已经长出一片片枯草,他父亲翻越的铁道,偶尔只有几辆货运火车停留。这座人声鼎沸、摩肩接踵的火车站,已经随着1968年南京长江大桥通车,而终止客运,2004年全面停办客运。客流损失以后,车站变得冷清了很多,原先站内有二三百个工作人员,如今还不到20个人。

  我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进了历史中的候车厅。原先的候车座位早已没有,但墙上还留着大件寄存等字,露出斑驳的时光。而时光却偏偏不会遗忘它,这里成了很多影视剧的取景地。贴着玛丽莲梦露和红酒广告的柜子,一张放着木盒子的旧椅子,都是剧组留下来的道具。

  在候车厅和站台的连接处,竟然有一个吧台,但里面一无所有。“这是上一个剧组做的吧台,下一个剧组觉得这道具不错,就写上几个字做了售票处。”

  而站台上的柱子脱落了灰色的表皮,露出了绿色的底色和黄色的线条,这种鲜亮的搭配却在风雨中被侵蚀出了老物件的味道。“这才是以前的颜色。”工作人员说道。而车站附近老旧的小旅馆、小饭店都空置下来,已经被划归到民国风情园的规划范围,将面临新的命运。

  去年开始,一个投资40亿元,以浦口火车站大楼为主体,包括月台、雨廊、售票处、原铁路员工宿舍在内的文物保护修缮工程正式启动。改造后的浦口站及周边地区,将被打造成为一座集历史文化、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民国风情特色小镇”,车站主体大楼将改造成为铁路文化博物馆。

  秦淮河

  荒江野渡也有了城市夜景

  我要去的第二个地方,就不只是朱自清流连过的地方了。这条浸染千年风尘的河流,荟萃了古今多少诗意。1923年,这个年轻人再次来到南京,和俞平伯泛舟秦淮河。“我们雇了一只‘七板子’,在夕阳已去,皎月方来的时候,便下了船。于是桨声汩汩,我们开始领略那晃荡着蔷薇色的历史的秦淮河的滋味了。”

  而我也踏上了这条河,去尝尝这河流的滋味。我从夫子庙泮池码头乘上了游船画舫,一船二三十人,有抱着孩子的,有带着老人的,看得出来都是夫子庙的游客。“这条游览路线是以夫子庙为中心向东西两边延伸,东到白鹭洲、东水关,西至中华门。”工作人员说道。

  朱自清、俞平伯游览的路线,已经和现在的不同。“从东关头转弯,不久就到大中桥。”从他的记载中可得知,他们从东水关游览到大中桥,尽处就是复成桥。“大中桥外,顿然空阔,和桥内两岸排着密密的人家的景象大异了。一眼望去,疏疏的林,淡淡的月,衬着蔚蓝的天,颇像荒江野渡光景;那边呢,郁葱葱的,阴森森的,又似乎藏着无边的黑暗:令人几乎不信那是繁华的秦淮河了。”

  如今,大中桥两岸早已经是高楼林立的小区。再往前,复成桥连接了常府街和南京城市主干道龙蟠中路,车来车往。每到夜晚,尽管游船不到此处,但两岸的灯光和树上的蝴蝶花灯为河流画了眉眼,反倒比夫子庙段的秦淮河更安静一点、怡然几分。两岸的灯光沿着河流一路延伸,朱自清所见的荒江野渡已经被城市夜景所取代。

  妓楼和歌声不再

  秦淮河风情依旧

  路线不同,但水是相同的。“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 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朱自清如此描述。后来,他曾再来南京,发觉秦淮河的水已经黑臭,有些惋惜,“看秦淮河水,差不多全黑了。”这都记在《南京》里。

  近两年,他所游览的内秦淮河东段被列入到南京市黑臭河的整治名单,去年实现了岸绿景美。水不再黑臭,河流两旁的滨水步道时常有人跑步、遛狗。如今彻夜笙歌被游船内的语音讲解所取代,这条河的历史和两岸的建筑文化从语音讲解中徐徐而来。

  两岸的花灯是黑夜中的明珠,让黑夜热闹了起来。晚风徐徐吹来,左边迎面漂来另一艘船,窗户中伸出来相机镜头和好奇的目光,游船过去以后方察觉河水已经噼里啪啦拍打起来,稍等了片刻,玩闹的水面又渐渐宁静下来,等到下一艘船的到来再次调皮起来。

  若邀请朱自清再泛舟游览秦淮河,不知道他会如何感叹这流淌进历史、融入现代的秦淮河。

  泛舟秦淮河。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张华 摄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王丽华摄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