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网友原创-正文
熊人日记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1 08:20:14来源:今晚报
分享到: 更多

  大雪时节,邀几位老友喝酒闲聊,就说起前不久去世的、当年“反潮流革命小闯将”黄帅。像我们这年龄的人都知道,黄帅的人生起浮,是因为一篇日记。几盅下肚,我起个头儿,大家就争着说自己当年写日记的事。

  大家一致认定,学校老师要求小学生写日记,是1963年学“雷锋日记”以后。一时风盛,谁敢不写。有的要求每天一篇,有的列入作文课,写完交老师交小组,课堂念,贴墙报;日记内容,包括革命理想、好人好事、自我批评、生活细节等等。

  老张回忆,他的日记是以解放全人类为主的,一般开头是:迎着火红的太阳,胸前的红领巾飘扬,在上学的路上,我想全世界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心中十分沉重。我要把红旗插到非洲去,让赤脚走在道上敲战鼓的黑孩子穿上胶皮鞋,把帝国主义踢到海里去!

  老张的日记一开始是全班的范文,后来也想换点词,一时没琢磨好。又念一篇,还是迎着太阳、胶皮鞋。老师皱眉,说你这胶皮鞋得换换了,甭去海里,去自来水冲冲,先把同学们解放了吧。再者,非洲热,那里的人不穿鞋。

  这老师也是,嘴损点。老张家穷,大夏天还穿胶皮鞋,又不洗脚,味道浓烈。老师一说,全班都乐,极大伤了他的自尊心,往下就不写解放全人类了,改写做鞋。日后老张真的开了鞋厂,还去非洲考查,彻底推翻非洲人不穿鞋的观点。他说,现在非洲最原始的部落,都穿中国产的拖鞋。

  老王的日记是写做好事,为此他受不少累——在路边捡到一分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扶大娘过马路;关自来水龙头;帮老师擦黑板。但天天做,还是不够写,只好编,越编越会编,越编胆越大,后来编了一篇,说图书室(在旧庙内)里有电台发报声,要提高革命警惕。冬天,晚上老师在灯下看了,浑身起鸡皮疙瘩,忙交给校长,校长赶紧上报,公安局派人连夜包围图书馆,折腾一宿。转天,老王一进校门就被带走问话,都吓尿裤子了,赶紧承认是瞎编的。但后来老王不写日记了,改写侦探小说,当编剧,挣稿费。他说全靠写日记打的底。

  老李就不行了,他说他这辈子倒霉就倒在写日记上。他日记的主题是自我反省。他家成分是地主,他也想进步、入少先队。老师说,那你就找不足,写到日记里。老李对自己要求很严,古人三省吾身,他每天找不出六条,就不睡觉。一躺床上,就“过电影”,把这一天的事过一遍。日久天长,坐下病了,先失眠,后出幻觉,长大了更严重,去精神病医院住了半年才治好。现在没大事了,前些年谁要一提日记,他就跟谁急。

  老黄一开始不说,后来看大伙要揭发他才说,他有两本日记,皮一样,一本对外,一本自己看。自己看的,专记谁借他二分钱没还,谁偷他橡皮,谁瞪过他一眼;还有哪个男同学与哪个女同学相好;还有班主任女老师穿裙子不好看,小腿粗……后来他自己犯糊涂,交作业时弄差壶了,把自己看的那本交上去。小腿粗的班主任不干了,告到校长那,要开除他,家长好说歹说,才没开。老黄说只有他的日记才叫日记,但也承认趣味不高,说自己早熟,是遗传,“家父十三岁结婚,十五得子”。没开除,就在于他爸来学校,校长以为是他哥,说叫你爸来。他爸说:我儿子犯错,怎么让他爷来?弄明白,把校长乐够呛,饶他一把,但还是让他留了一年级,不然班主任没法穿裙子。

  上面我都是拣重点写的,他们说的要比这多得多,最后轮到我,我说不早了留着下回分解吧。大家不干,我只好说几句:我都是抄我五姐的,有一次老师找我,说你写的怎么都是女生的事,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日记,本来是记录个人情感和琐事的,有很强的隐私性。除了少数公众人物的可公开供研究,对一般人说来,是不便亮于大庭广众下的。而且,写日记应出于自愿,一旦强迫小学生写,又要多写,必然就胡编乱造闹出笑话来。只是,我们年少时是特殊年代,出些笑话尚可理解。如今再出,就不应该了。

  我要将其写成文,大家提两点:一是隐去姓名,以张王李代替。老黄是本姓,说大丈夫行不更名,忆日记不改姓。二是文章名,鲁迅有《狂人日记》,咱们当年都没好好写,在老师眼里不是好学生,就叫《怂人日记》吧。我说叫怂人不好,不是把不听话的孩子叫“熊孩子”吗,咱就叫《熊人日记》。皆然之。举杯,干!(何 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