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网友原创-正文
春天碗里野菜香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2 08:14:54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春天碗里野菜香   

  赵柒斤

  当残雪消融,风儿吹皱了一池春水,被早春稠密冰冷的阳光束缚的香椿树,开始了萌动与挣扎。蓦然,仿佛是谁提着气吆喝了一声,香椿树顶端的枝条上的芽苞便撒开腿奔跑,跟比赛似地从灰暗的枝条上往外冒,那绿中含红的嫩芽,把一阵阵特殊的香味撒满人间,也勾起了人们的馋虫。

  竞相绽放在枝条上的香椿芽,是应了腊肉、鸡蛋、豆腐等之邀的。香椿煎鸡蛋、香椿炒腊肉、香椿拌豆腐,哪一个不让人春心荡漾。不仅民间有“家有一树椿,春菜不担心”的说法,就连明末清初的文学家李渔谈起饮食之道时也把香椿芽推到极点:“菜能香人齿颊者,香椿头是也。”

  可是,没等我们鼻子闻够香椿煎鸡蛋那扑鼻的芳香,我们身边的小溪旁、水池边,许多野菜、野草也迅速舒展僵硬的身子,经暖风轻拂,纷纷从土里、水里、枝条上钻出来,摇晃着一个又一个小脑袋,好奇地打量周围的一切。它们妩媚得如一个个小妖精四处传情,在迷住人们眼神、俘虏人们舌头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征服了人们的心,并顺理成章地进入“情人”的位置。也因为这些野菜充满了妩媚、野性,所以在春天便抢了“家菜”的风头,成为人们的最爱。就连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也情不自禁地吟道:“遇物尽欢欣,爱春非独我。”

  其实,春天入碗的野菜如山道上的景色令人目不暇接,蒲公英、马齿苋、榆树叶、槐树叶、野蓬蒿笑靥迎人,马兰头、金花菜、枸杷头、野竹笋、野香芹陆续登场,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恨不得将所有能食的野菜囫囵搬回厨房。

  如今无论城里人,还是乡下人,过了春节后餐桌上陆续春色烂漫。北方人有“咬春”的习俗,南方人有“嚼春”的传统。无论是“咬”还是“嚼”,皆因春天的野菜鲜嫩,没有被改造或没有被人类干预,它保持着原来的生态。不言而喻,那略带清苦的野菜,给我们口腔带来的是一种略带凉意的芬芳,这样的境界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个人体验。尤其是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逐步提高、安全意识的增强,天然、绿色、生态的野菜分外抢眼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野”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受人关注,我未加考证。野菜、野禽、野畜、野茶等像一个个妩媚的妖精,俘虏了人们舌头后,已顺理成章地征服了渴望呼吸新鲜空气的城市人的心;但随着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健康越来越受重视,“野”就像一个精灵,一个被贴上“生态环保”标签的精灵,在城市的上空飘荡,投下的美丽倩影,让越来越多的城市人趋之若鹜,这大概也是不争的事实吧。

  贪恋碗里的春意,钟情碗里的野味,不过是由于春天的野菜刺激了人们胃口和心理作用的结果。它的深层含义,是人们对自身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与执着追求的一个缩影。不过,《现代汉语词典》对“野”的七种注释也引起我们注意:野外;界限;不是人工饲养或培植的;蛮不讲理;不受约束;不当政的地位等。现代人喜欢的“野”又指哪些呢?也是人人心头一本经吧!但是,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去喜欢“野”,都应把握一条底线,因为不受人为干预的“野”,它的“毒”性未除,往往最易使人“中毒”。因此,贪恋碗里的春意,除了倍加珍惜环境、爱护大自然外,也要防止中了野毒。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