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热读小说-正文
左心房,在你的心里
http://www.workercn.cn 2017-04-21 14:35:56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更多

  “中间这幅壁画根据古代佛经典籍的记载,应该是没有的,很有可能是工匠自己加上去的……”讲解员孜孜不倦讲解着。我的目光立刻锁定在了那尊涅槃佛背后的壁画上,壁画分为几个场面去表现同一件事情:佛要涅槃了,他召集了众佛。下一个场面应该是佛祖出殡的场景。可画行至此处突兀地多出了一个场景:佛的母亲千里迢迢赶过来,蹲在佛旁边哭泣,惊动众人。佛连忙从棺椁中起身,宽慰自己的母亲,说自己不是死去,而是涅槃,象征着升入更高的佛法境界。母亲这才放下心来。

  我悄悄拦住了讲解员,“姐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她含笑着看我,等待着。“你说,画壁画的匠人可以随意更改画上的内容吗?”“随意更改当然是不行。但他们可以适当做些调整啊。比如,加一些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进去。”“加一些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进去……”我喃喃重复着这句话。讲解员看着我,笑了,理解地拍了拍我,“来吧,我们先去看看下个洞窟,说不定你的疑惑就解开了呢。”

  这就是那个画着九色鹿壁画的著名洞窟。九色鹿,传说中释迦牟尼的化身,偶然救了一位失足落水的男子。男子为了感激九色鹿,说自己愿意为它做毕生的奴仆。九色鹿拒绝了,它只要求男子不要说出自己的踪迹。可是世事难料,男子利欲熏心,为了得到国王的恩赏,他出卖了九色鹿。九色鹿面对国王的追捕毫不畏惧,它挺直胸膛,直面国王,向国王诉说了事情的经过并且揭露了男子的丑恶嘴脸。国王听后羞愧难当,放弃追捕,男子也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可有趣的是,根据原典籍记载,九色鹿见到国王后应长跪不起,而壁画却画成了九色鹿昂首挺胸,目不斜视,气势凛然。讲解员说到这里,微微停顿,深深看了我一眼。

  我明白了。

  可能有这样一位工匠,背井离乡数十年,有家而不得归,知道自己终将在这茫茫大漠中死去。他该怎样安慰家人,自己的魂灵会永远守护在亲人身边呢?他唯一拥有的,就是手中的画笔和面前的墙壁。于是他不顾后果,加了一个场景。这个添加的场景里,佛祖即将涅槃,佛的母亲闻讯赶来。佛在母亲面前只是个温柔的孩子,他安慰母亲,柔声哄她说自己只是去了远方,只是升入了更高的境界……也许,在工匠的心里,有这样一个甜美的梦:他的母亲来到这茫茫戈壁中寻自己的孩子,却得知孩子死去了。正当难过之时,她看到了这幅壁画,于是转悲为喜,知道自己的孩子实际上并未真正离去。

  有没有可能有这样一位匠人,他豪情万丈、抱负宏伟,却时运不济,流落于此。但他却从未放下自己心中的情怀,他将对权贵的轻蔑与不屑注入了壁画中。九色鹿的故事经他手描绘后灵气依旧,更多了几分豪情。九色鹿面对国王的飞扬跋扈淡定自若,字字铿锵,昂首挺胸,而并非原作所描绘的那样长跪不起,申诉冤情。于是,匠人就这样将自己的愤懑、不满与“赢得生前身后名”的理想交会在此处。

  那么遥远的以前,那么多的工匠。他们从自己的家乡被征调过来,每天与墙壁为伴,心中情不得泄,只得泄在这粗粝不平的墙壁上。这里的每一面墙就有了生命,有了它们自己代表的人,有了它们自己想讲述的事儿。

  莫高窟生在西北大漠上,苍茫大漠,荒无人烟。它粗粝的外壳下,有着内心的细腻。生而为人,和其他生物的最大区别不是在头脑的发达程度上——更是在你的左心房,在你的心里。风弹琵琶,凋零了半城烟沙;笙歌唱尽,阑珊处孤独向晚。一个匠人将自己细腻的乡情心意,永远永远地留在了粗粝的墙上,永远永远地留在了大漠中。

  这是我心中莫高窟故事最好的样子。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