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情感生活-正文
文学与植物的隽永关系
http://www.workercn.cn 2015-05-05 10:51:38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到: 更多

《草木缘情: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 潘富俊著 商务印书馆

  少年时期国文课本的《水经·江水注》说到长江巫峡,有“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巘多生柽柏……”句,山峰上的“柽”和“柏”让人向往之。当时校园中到处是龙柏,“柏”的形象马上在脑海中形成,但什么是“柽”,则无从知晓,疑惑困扰多年。读到古诗“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知道“蘼芜”是一种植物,查遍所有该字句的注解,大都是一句“香草也”应付了事。至于“蘼芜”的枝叶形态如何、有何用途、有什么特殊文学意涵,则一概无法得知。古人诗文用字向来精省,流传下来的文句字字都是珠玑。阅读古典诗词歌赋,如有一字不解,意境就可能失之千里。

  大学以后,读的虽然都是植物科学相关的科系,但仍旧无法忘怀诗文歌赋,特别是古典小说与诗词。课余之暇,大都沉浸在书桌上的故纸堆与古人神游。此时开始尝试去比对古文中植物所指为何,古人所言、所见之植物形态逐渐在脑中浮现。由于古今植物名称大都有异,限于当时的知识条件与图书设备,多数古文提到的植物种类还是无法在书房中“格物致知”,获得答案。以植物学为专业的人,都无法顺利地解读古文植物字句了,更何况是一般对植物懵然不知的普罗大众呢?深感责任重大。

  十二年前,我有机会负责台北植物园的规划整建,为了使植物园的植物解说生活化、趣味化,因而设置了“诗经植物”“成语植物”等贴近民众的专题植物展示区。离开植物园后,在任教的大学开设“植物与文学”相关课程,修习的学生除植物学相关科系的景观系、园艺系、森林系,以及和文学相关的中文系、日文系、历史系之外,也有物理系、化工系、企管系、会计系、经济系等与植物、文学毫无相关的莘莘学子。另外,也常常应邀到各大学商学院、医学院、文学院各科系、各金融机构、各地中小学,演讲“中国文学中的植物”“诗经的植物”“红楼梦的花花草草”。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承老同学张武训处长邀约,多次到台北捷运局工程处分享上述讲题。面对数百位总是兴趣浓厚、专长工程的大男生,以及热烈提问的气氛,心中有莫名的感动。可见文学与植物都是人类共同的资产,喜爱文学与爱恋植物是可以和各行各业并存的。这些都成为我写这本书的最大动力。

  撰写《草木缘情: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是为了能和读者共享植物与文学的乐趣,希望有系统地介绍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所引述植物的今名、现状。因此,此书着重在古典植物名称的辨识,对于常出现植物名称的古今演变、植物的文学意境、易于混淆的植物种类等,多有着墨。古典文学中的野菜、蔬菜、瓜果、谷物、庭园观赏植物、药用植物,均有专章陈述。此外,自古画家都能文,许多诗人同时也是知名画家,国画和古典文学之间并无明显界线。国画中有很多种植物,表达画家的情意和志趣。毫无疑问,国画也是文学的一部分。由于古代的礼仪制度影响中国人的思想与文学创作,了解历代礼仪常使用的植物,有助于理解文学内容。因此,此书对重要国画及礼仪植物亦略有叙述。最后,为方便读者进行更深入的古典文学植物研究,专章扼要介绍历代植物专书及辞典。但限于个人学养,此书仍有许多不完善之处,未来会更努力,尽量搜罗更多资料,补充现况之不足,请读者不吝指正。

  链接:

  潘富俊,美国夏威夷大学农艺及土壤博士,现任中国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景观系教授,讲授景观植物学、植物与文学、台湾的植物文化等课程。所学与植物相关,所爱与中国古典文学密不可分,田野工作与古典文学都是他的最爱。数年前,将台北植物园从研究用植物园成功转化为教学园及台北市民优质休憩点,让民众在林木花草中,悠哉吟咏古典诗文。著有《草木》《诗经植物图鉴》《楚辞植物图鉴》《唐诗植物图鉴》等。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