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情感生活-正文
一名17岁杀人犯的改变
祁雷;尹华飞;阚淼
http://www.workercn.cn 2018-04-12 08:01:46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到: 更多

  刘洋态度的180度大转变,正是他参加内观后发生的。

  “在体验时,他回忆起父亲为养育5个小孩,搬数以万计的砖挣钱,以及父亲工作中劳累、受伤的许多场景。也回顾了小时候母亲偷偷带他回娘家吃肉,为给他交学费翻箱倒柜找出仅有的6块5毛钱……”张老师说,回忆起往事,刘洋不时大声哭泣。

  阶段性小结时,刘洋还计算了父亲当时为他请律师花的6万多块,换算成挑砖赚钱的担数。最终,他结算出父母对他的养育费共花了55万元。“算完后他整个人呆木,不断重复‘55万啊!’同时对自己之前完全忽略父母的付出不断自责,说有生之年无法回报。”张老师说。

  直言“是姐姐永远的恶梦”

  后来,刘洋还打开了与姐姐有关的心结。

  “最开始他不愿意回顾姐姐,经我们引导后,才慢慢打开心扉。回顾姐姐为他做了什么时,他说他脑中不断出现年少时,姐姐对他成长照顾的画面。但在后期,他又不愿在多说与姐姐有关的什么。”张老师说。

  经过耐心沟通,狱方发现,原来“姐姐”是刘洋犯案的关联人物:在广州打工时,刘洋认为梁某经常欺负他们姐弟俩,于是骗姐姐的钱买了凶器,并在车间当着姐姐的面杀了人。

  林警官说,刘洋曾告诉导引师,记忆中最后一次见姐姐是在派出所,那天姐姐被叫来派出所指认凶手。“他对案件的描述,一方面有维护姐姐的考虑,但话语中对姐姐又带着忧怨的情绪,说话时多次叹息。”

  这时大家才终于明白,原来在刘洋心中,既有对姐姐割不断的血缘之情,又有帮姐姐“报复”仇家却反遭指认的恨意。一直如梦魇般困扰他。

  老师于是用三个问题引导刘洋,让他回忆姐姐小时候对他的关心照顾,教他用亲情战胜恨意。终于,在检视与姐姐关系的阶段,回答“我给姐姐添了什么麻烦”的问题时,他幡然醒悟。

  刘洋痛哭地告诉导引师:“我是姐姐永远的恶梦,不知道这个恶梦什么时候会醒,又会怎样影响和困扰姐姐的工作和生活,根本无法面对她、不堪回首,真希望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后来,导引师在给刘洋作小结时,他还表示,希望出监后第一时间向姐姐道歉。至此,刘洋内心对姐姐纠结的情绪终于慢慢解开。

  决心拔掉身上的“狼毛”

  7天时间里,刘洋终于明白当初为什么恼羞成怒、狠心杀人。

  他曾告诉张老师,他杀人与从小对父亲和家庭出身抱有的巨大怨恨、性格孤僻以及没有换位思考的习性离不开,“以至于养成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狼性’而不自觉。”

  据张老师介绍,刘洋还悔恨地说,假如能早点反省自我,认识到自身“狼性”的存在,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同时,他还诚恳地感谢导引师给他参加活动的机会,让他得到了“照镜子”的机会。

  “体验时,他还感慨地形容自己是个空有张人皮,却长满‘狼毛’的‘狼孩’。并紧握拳头坚定地说,决心要把身上的‘狼毛’一一拔掉,戒掉之前的恶习。”林警官说。

  (文中刘洋为化名)

  ■相关

  迄今已有125人

  参加内视观想

  2016年2月份,未管所成为司法部首批(六个)“内视观想”孵化单位之一。去年以来,该所将内视观想作为贯彻落实治本安全观的新方法,引导服刑人员通过参与内观体验,重新认识自我。截至目前,该所已开展13期内视观想体验,参与体验服刑人员达125人。

  7天时间里,除了吃饭、如厕、洗澡,参与体验的服刑人员不断反思和回答“三个问题”:家人为你做了什么?你为家人做了什么?你给家人添了什么麻烦?林警官说,其本质类似于《论语》所说的“三省吾身”。

  为保证体验者在完全安静的环境下进行反思,内视观想室位置相对独立、安静,且期间其唯一能进行对话的仅有导引师。每隔1—1.5小时,导引师会对体验者进行一次面接(对体验者进行疏导、交流,引导他进入自省状态)。体验者全天约接受9—10次面接。

  内观体验结束后,所里还会召集体验者进行分享,说说各自在7天时间里的反思与收获。此后,还会定期组织回访,不断巩固他们7天内观养成的好习惯。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