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人文历史-正文
《弦歌三晋》节选系列·之三十二
http://www.workercn.cn 2018-02-12 09:31:22来源:山西晚报
分享到: 更多

  顾炎武,明末清初学者,江苏昆山人。因居里有亭林湖,也被后世尊称亭林先生。明亡时曾在故乡参与抗清,兵败得脱,两个弟弟却被杀,生母右臂被砍,养母绝食殉国。后半生,顾炎武则大多流寓北方,曾10余次出入山西,陆续居留七八年。其毕生存诗近400首,咏晋之作即达50 多首。在昆山,有幅“皇清处士顾公炎武”肖像,题词为“一代大儒,学贯天人,隐居求志,比迹河汾”;“河”即黄河,“汾”即汾水,“比迹”即脚印挨着脚印走遍,充分说明了这位文史学大师与河汾大地的密切关系。康熙二十年(1681)夏,年逾古稀的顾炎武又由陕西到达山西曲沃,次年正月初四受知县熊僎之邀聚宴,初八出门答访知县,上马时失足坠地,“疾作竟日”辞世,将其生命的句号定格在河东大地,留下了无与伦比的学术百科《日知录》等60余种500多卷的鸿篇巨制。

  顾炎武在山西时,曾与多位名士结交,其中最友好者即是傅山。二人曾筹划垦荒雁门关外,兴办水利“务农积谷”,甚至相传晋商票号也是二人为“图举大事”“操纵金融”而共同“密计”创建。其间,二人还有过两次诗歌酬唱。傅山的《晤言顾子宁人 还村途中叹息有作》与顾炎武的和诗《又酬傅处士次韵二首》就是第二次的酬唱之作。具体时间应是康熙二年(1663年)二人在太原首次相见后的不久,但也有一说是作于康熙五年(1666)二人再度晤面之际。

  当时,傅山住在今太原双塔寺附近的松庄。某日,傅山前往顾炎武处拜访叙谈,彼此志同道合,意气相投,返家途中傅山仍兴致未已,感喟万端,在路上就酝酿出《晤言顾子宁人 还村途中叹息有作》。“宁人”是顾炎武的号,诗中“胡笳”代指入关占据中原的满清的军歌,“伧笔”是谦称自己的笨笔、陋笔,“槎”即树木的枝桠。“白羽丹阳”与“十朋江万里”所指历史典故,具体解释有不同说法,故只能作一大体相近的译读:

  河山文物卷胡笳,(河山风物已经席卷在胡笳声中,)

  落叶黄尘载五车。(落叶黄尘下迎来学富五车的远人。)

  方外不娴新世界,(隐居的我不熟应改朝换代的世界,)

  眼中偏识旧年家。(心眼里偏只认相知久久的良朋。)

  乍惊白羽丹阳策,(很惊叹你仿佛羽扇轻摇的妙策,)

  徐颔雕胡玉树花。(再慢慢品味那玉树般的诗文芳馨。)

  诗咏十朋江万里,(昂扬的篇章赞美着先世的英烈,)

  搁吾伧笔似枯槎。(愧得我真想将那管枯枝破笔默默封存。)

  顾炎武读罢之后随即以《又酬傅处士次韵二首》和之,兹录一首。诗中的“熊绎”是西周时期楚国开国君王,“三户”指楚国屈氏、景氏、昭氏三大王族;“一成”指国土的十分之一,“少康”是夏朝君王,其父被篡位并遭杀害,外逃的妃子生下遗腹子少康,长大后仅以少许的国土举兵反攻,复国成功,治国也颇有建树,史称“少康中兴”。“槎”此处指木筏、小船。译读如下:

  愁听关塞遍吹笳,(愁听得边关远塞依旧是胡笳声声,)

  不见中原有战车。(中原却已不见了战车的踪影。)

  三户已亡熊绎国,(三户精英支撑的楚国虽有沦亡,)

  一成犹启少康家。(身处绝境的少康仍可以最终复兴。)

  苍龙日暮还行雨,(苍龙日暮照样行云作雨,)

  老树春深更著花。(老树春深更能著花扎根。)

  待得汉廷明诏近,(待到那汉家朝廷的明诏传来,)

  五湖同觅钓鱼槎。(就奔赴五湖寻取那钓得巨鱼的船绳。)

  显然,顾炎武假借楚国与夏朝的典故,寄托的乃是一种期盼覆灭的明朝能够东山再起的愿景,同时也表达了自己不惜高龄仍冀望投身大业的理想信念。其中的“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一联,也已成为无数老者座右铭般的名言与励志金句。

  张恒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