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人文历史-正文
从《红楼梦》看元宵民俗 大观园内绚丽的灯会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01 14:45:30来源:南京日报
分享到: 更多

  □郑学富

  古典名著《红楼梦》中有多次对元宵节的描写,涉及到节日的一些民俗。作者曹雪芹自幼生活在南京,对南京的民俗风情是了如指掌的,从他笔下大观园里元宵节的热闹场景,当然也可以看到老南京的影子。

  大观园内绚丽的灯会

  《红楼梦》在开篇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中就两次写到了元宵节,文字很简短,却说出了元宵节的两个主要民俗,也就是过会和看社火花灯。过会是民间闹元宵习俗之一,人们扮演各式杂耍人员,边行进,边表演。我国幅员辽阔,民俗也不尽相同,但是各地过会习俗大同小异。社火是高跷、旱船、舞狮、舞龙、秧歌、猜灯谜等闹元宵活动的通称。最具代表性的习俗当然是放花灯,所以元宵节又称为“灯节”。

  民间百姓元宵节要上街看灯,富贵之家则在家中就可以自办灯会。《红楼梦》的第十八回“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中,就描写了正值鼎盛之时的贾府元宵花灯是如何豪华奢侈。

  被封为贤德妃的元春回家省亲,又正逢元宵佳节,成为贾府中喜上加喜的一大盛事。为此,贾府一掷千金来布置荣国府,仅“下苏州聘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和“置办花烛彩灯并各色帘栊帐幔”的费用,就花掉五万两银子。府中大批量采购来的各式花灯数量之多,甚至需要“一时传人一担一担的挑进蜡烛来,各处点灯”。整个荣国府装扮得花团锦簇:“至十五日五鼓,自贾母等有爵者,皆按品服大妆。园内各处,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长春之蕊,静悄无人咳嗽。”

  曹雪芹借元春的所见所闻,描写了贾府绚丽的花灯世界。先还只是个供其更衣的院子,景象已是不凡:“只见院内各色花灯烂灼,皆系纱绫扎成,精致非常。上面有一匾灯,写着‘体仁沐德’四字。”

  待上舆进园再看,更是让人眼花缭乱:“只见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气象,富贵风流。”

  不仅如此,下舆登舟游园,还有另一番壮观的景象:“只见清流一带,势如游龙,两边石栏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如银花雪浪,上面柳杏诸树虽无花叶,然皆用通草绸绫纸绢依势作成,粘于枝上的,每一株悬灯数盏,更兼池中荷荇凫鹭之属,亦皆系螺蚌羽毛之类作就的。诸灯上下争辉,真系玻璃世界,珠宝乾坤。船上亦系各种精致盆景诸灯,珠帘绣幔,桂楫兰桡,自不必说。”

  等到了内岸再次弃舟上舆,“便见琳宫绰约,桂殿巍峨。石牌坊上明显‘天仙宝境’四字”。在世人眼中,贾府中的花灯铺天盖地、品种多样、琉璃珠光,令人叹为观止,显然是当得起“天仙宝境”这几个字的。就连见惯皇家气派的贾元春,看到园内外如此豪华,也“默默叹息奢华过费”。

  在行宫内,元宵节的气氛更是浓郁:“但见庭燎烧空,香屑布地,火树琪花,金窗玉槛”。熊熊燃烧的火把、遍地鞭炮的纸屑、燃放的烟火似火树银花,此时置身荣国府就像在“太虚幻境”之中。“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元春的叹息也为荣国府走向衰败埋下了伏笔。

  元宵夜宴飘落的烟火

  前一次元宵节以元春省亲为中心,所以除以灯来彰显贾府的“富贵荣华”外,其他过节习俗说的不多。对贾府元宵节的工笔细描出现在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和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中。这里描写的贾府元宵家宴,虽没有元春省亲时的豪华气派,却充溢着几分亲情。

  “至十五日之夕,贾母便在大花厅上命摆几席酒,定一班小戏,满挂各色佳灯,带领荣宁二府各子侄孙男孙媳等家宴。……每一席旁边设一几,几上设炉瓶三事,焚着御赐百合宫香。又有八寸来长四五寸宽二三寸高的点着山石布满青苔的小盆景,俱是新鲜花卉。又有小洋漆茶盘,内放着旧窑茶杯并十锦小茶吊,里面泡着上等名茶。一色皆是紫檀透雕,嵌着大红纱透绣花卉并草字诗词的璎珞。”

  尽管是家宴,但是陈设仍是富丽堂皇,所用之物也都是价值连城的精品。元宵花灯自然必不可少,虽然没有了上一次的浩大气势、豪华铺排,仍足以让大厅内灯火辉煌,耀人眼目。书中写道:“两边大梁上,挂着一对联三聚五玻璃芙蓉彩穗灯。每一席前竖一柄漆干倒垂荷叶,叶上有烛信插着彩烛。这荷叶乃是錾珐琅的,活信可以扭转,如今皆将荷叶扭转向外,将灯影逼住全向外照,看戏分外真切。窗格门户一齐摘下,全挂彩穗各种宫灯。廊檐内外及两边游廊罩棚,将各色羊角、玻璃、戳纱、料丝,或绣,或画,或堆,或抠,或绢,或纸诸灯挂满。”

  贾母带着内眷们在大观园里饮酒,看戏,放炮仗,观烟火,热闹非凡,其乐融融,至深夜不散。凤姐儿因见贾母十分高兴,便笑道:“不如叫他们击鼓,咱们传梅,行一个‘春喜上眉梢’的令如何?”贾母笑道:“这是个好令,正对时对景。”于是大伙玩起了击鼓传梅。一人击鼓,众人传花,鼓声止时,花在谁手,便要说笑话。

  时至四更,凤姐儿笑道:“老祖宗也乏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贾母显然意犹未尽,于是吩咐道:“他提炮仗来,咱们也把烟火放了解解酒。”

  这便又引出了元宵节的又一个重要的民俗“放烟火”。放烟火起初是专供贵族豪富争雄斗奢的消遣品,到了明、清,烟火制作技术有了新的发展,逐渐成为节日的礼品。每逢元宵节,都要施放烟火助兴。烟火射入高空后,先是五彩缤纷的光剂燃烧,继而是一个个随开随落的“降落伞”,烟火重叠,夜空锦绣团团,构成各种美丽的图案,成为正月十五元宵节里人们观赏的重头戏。

  清代的烟火名目繁多,花色品种颇杂,贾府的烟火更是讲究,皆系“各处进贡之物,虽不甚大,却极精巧,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花炮”。贾蓉带着小厮们在院内安下屏架,将烟火设吊齐备,便“噼噼剥剥”放了起来。“外面一色一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的满天星,九龙入云,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放烟火又使贾府临近尾声的元宵节掀起了一个高潮,增添了节日的喜庆气氛。

  “聋子放炮仗——散了”,凤姐这句无意的笑话,却在暗示贾府这个大家庭也有散的时候,正应了第一回中癞头僧所念“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绚丽的烟火降落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繁盛一时的贾府已现衰败景象。曹雪芹对元宵节的描写,既有着民俗史料的价值,又推动了故事情节,可见匠心独运。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