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遇见白塔
http://www.workercn.cn 2017-06-06 07:44:47来源: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 更多

    

  袁志英

  那年我上初三。白塔还叫白塔。

  临近中考,压力很大。同学相约“五一”去白塔玩,放松一下。我算了算,从我家所在的土地乡,到眉山车费五角;从眉山到白塔要近些,车费不会超过五角。也就是说,最多花两元钱,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旅游就能成行。

  我的家境虽不太好,但是两元钱还是能拿得出来,如果母亲同意的话。从小到大,我从未管家里要过学费之外的任何一分钱。这是第一次,再说我学习一直不错,我想,母亲应该会同意。

  当我兴冲冲地告诉母亲这个决定时,母亲正佝偻着腰在田里砍油菜秆,数不清的小虫子围着她飞,她似乎都没空驱赶,自然也没空搭我的话。我就那么直直地杵在她身旁,尴尬地踢踏着脚下的泥块。

  直到附近的所有泥块被我踢踏得粉碎,夕阳的余晖正好透过母亲额上细密的汗珠折射进我的眼里。我的心,竟莫名地有了一丝慌乱。

  要不,还是别去了。可都和同学说好了,若是不去,他们会怎样看我?我急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哪些人去?男生还是女生?你们老师去不?母亲直起腰,用沾满草渍的手在脸上擦了两下,她晒得黑红的脸显得更黑了。

  就几个同学。许是觉得有了希望,我的眼睛有些放光。

  那就不去,家里没钱。母亲态度坚决。

  不,我就要去。那些同学都没我学习好,他们能去,为什么我就不行?我越说越委屈,越说哭声越大。干脆跑回家扑在床上,晚饭也没吃。

  第二天,邻村的一个同学来喊我。她家条件好,又是老幺,兜里的零花钱没断过。

  我巴巴地望着母亲,指望她能看在同学的面子上给我两元钱,回来后哪怕挨打挨骂,我也认了。可母亲忙完这个忙那个,没看我一眼。

  眼看就快十点钟了。一股羞愤涌上心头,我的两只手紧紧攥住两只衣角,似要将它们捏出水来。

  娘娘,你就让英子去嘛。马上考试了,我们就耍这一回。见我这样,同学也替我央求起来。母亲仍然无动于衷。

  走,我给你出钱。许是实在看不下去,同学连拖带拽地拉着我出了门。

  走?走了就不要回来。

  我已全然无法顾及母亲的话了。

  和同学来到眉山,已是下午一点。若此时坐车到白塔,一去一回,时间显然不够。白塔是去不成了。我俩只在车站附近逛了一圈。

  回程的路上,我的心还是有些不安。不过,都说父母与子女无隔夜的仇。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母亲应该不会和我计较。

  哪知我跟往常回家一样喊母亲。喊第一声,母亲没应。我以为声音小了她没听见,又喊,还是没应。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手里的簸箕朝我面前一丢:白塔有啥子好看的?咹?你非要去?原来母亲还在生气。

  生气就生气。大不了,我不说话了。

  就这样,我和母亲僵持了整整六天。

  事情还没有完。

  假期结束的第一堂课,班主任说须交十元钱买复习资料。可母亲连两元钱都舍不得,如今又来个十元,岂不是要她的命。气不打一处来,看来这书我没法念了。不等下课,我直接上宿舍拎起铺盖就回了家。

  母亲见我气呼呼的样子,什么也没问。只吩咐道,今天要割几背篼猪草,明天要打完哪几块田的油菜籽,后天还要收几亩地的麦子,大后天……

  末了,撂下一句,干不完别想吃饭。

  干就干。我就不信,我好手好脚还做不了这点事。

  头天割草还行,尽管我害怕得不得了的毛毛虫,不时出现在脚背上手心中,尽管还有条菜花蛇吐着信子优哉游哉地从我面前滑过。然而,人,不就活一口气吗?我忍住百般恐惧,咬牙完成了母亲安排的活路。

  哪承想,第二天打菜籽,因为之前没有干过体力活,又不得法,还没打几粒菜籽,几个手指就被连枷磨破了皮。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