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我持此石归
http://www.workercn.cn 2017-07-18 10:56:49来源: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 更多

  王 静

  我有一个习惯,只要去边远艰苦的地区采访,就一定要捡一块石头带回来。久之,办公室窗台上也积攒了大大小小七八块来自新疆、西藏等地的石头。

  每一块石头都是大山的血魂,每一个血魂都经历了地狱之火的铸造。在它生命的纹路里,镂刻着凝固的悲壮和生命的涅槃!

  二○一二年,我去新疆白哈巴“西北第一哨”采访。

  山坡上的“西北第一哨”,挺拔地耸立在蓝天下。这座中国版图上最西北的边防哨卡,面向山巅,遥对边境界河,距离河对面的哈萨克斯坦只有几百米之遥。

  哨卡上执勤的战士大概从望远镜中看到我们的镜头在聚焦他,很配合地挺胸抬头。镜头里,丝絮般的云彩在他身上飘拂,一只矫健的雄鹰在他头顶盘旋,多么难得的画面,我立刻按下快门定格这一瞬间。想起多年前一位战友写下的诗:我为祖国守边卡,一腔豪情凝眉梢,健似雄鹰劲如松,永为祖国站好岗。此刻,哨位上的战士,不正是那搏击云天展翅翱翔的雄鹰、不正是那傲然挺立永不枯萎的青松吗?

  我找到了换哨下来的战士,他的名字叫高唱,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我们聊起了连队生活,他告诉我,虽然营区院子很小,但他喜欢石头,捡回来一些摆在营区,上面还刻上不同的字,已经成为营区一景了。他特意带我看了那些形状各异的石头。一个用白色鹅卵石拼成的中国版图上,“祖国在我心中”几个红色大字,在蓝天下格外醒目。

  站在这一堆鹅卵石边,我心潮澎湃。鹅卵石再普通不过,可当它作为祖国的版图,而被赋予生命时,它便得到了永生!我明白了高唱为什么喜欢石头,因为这石头中,有我们一代代边防军人奉献生命的神魄啊!

  离开白哈巴哨所时,高唱带着我特意捡了一块鹅卵石,我把它带回了北京。每次看到这块鹅卵石,就想起白哈巴、想起高唱小战友……

  二○一四年,我去西藏边防采访。

  从拉萨出发,前往亚东乃堆拉哨所的路上,途经一个叫岗巴的小镇,大伙儿下车稍做休息。公路边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头。有一块远远望去,像一头发怒的公牛,又似乎像灵感呈高潮状态的贝多芬,更像一位哲人,在岁月的历练中,在执着地思考深邃的历史之谜。

  细细端详这块纯朴、自然、不事修饰的石头,一点没有人工雕琢之俗,充满自然天成之妙。石头上自然形成的一道白色曲线,像天路般延伸向远方,又像一条蜿蜒的河流流向远方。我仿佛能感觉到石中那涌动着河流的血魂,在它生命的纹路里,似乎镂刻着冶炼的痛苦和凝固的悲壮,那一道道涌、一卷卷潮,既有沉潜的品质,又有飞扬的神采。我想,它一定是情感飞扬跌宕后的狂澜。

  这块石头与我有深深的眼缘,只那么一瞥,就像一枚图钉,被按进了脑海。

  难忘去珠穆朗玛峰大本营。

  不经意间,路边郁郁葱葱的树木不见了,绿油油的青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嶙峋峥嵘的荒山秃岭和乱石遍布的沟壑,一种毫无生机的荒凉,使人感到窒息、孤寂。沙石路既颠簸又难走,没经验的司机车轮会打滑顺山路滑下去。百多公里的沙石搓板路,只能以四十迈的速度蜗牛般前行。

  终于,看见了,远方冰清玉洁的苍穹之下,梦幻般矗立着巍峨神奇的珠穆朗玛峰。它用银发苍苍的头颅撑着悠悠苍天,用横亘起伏的山脊盘住莽莽大地,用永不衰竭的精血把古老的高原孕育得像一头雄健无比的牦牛。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仰望中的珠穆朗玛峰,并没有那种“唯我第一,舍我其谁”的王者霸气。在珠峰大本营边的一块石台上,立有一块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纪念碑。看着上面用醒目红字标明的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再抬头望远处的珠峰峰顶,一个问号在心中:为什么在世界第一高峰面前,会产生不是很高的感觉呢?

  身边的武警战士告诉我,现在你站着的地方,已经海拔五千二百多米了。我恍然大悟,自己已经站在海拔五千二百多米的珠峰大本营了!所以才会感到八千八百四十四点四三米的珠峰不是很高。

  这给我一个重要的启示:对于一个人来说,在前进的道路上,一定要不断地提高自己的相对高度。只有这样,才能观高不觉高,也才能看到一座又一座更高的山峰。

  珠峰在我心中,是一座圣山。我对它顶礼膜拜,虔诚仰望。它用满溢的雄性热血,塑造出一个强健而又虔诚的民族。它用孤独的沉默,在这远离尘世的云天之上,忍受着冰雪的禁锢,苦度着荒寂的岁月。

  我知道,它的沉默并不意味着生命的衰竭,而是等待一次新的崛起。它以执着的追求,矗立于云天之上,在沉默中洞穿着悠悠岁月,沉思着过去和未来,净化着风云雨雾万千气象。

  站在珠峰大本营,我瞬间理解了尘世中的人们为什么会从遥远的地方一路苦行而来,怀着虔诚的心,去朝拜这座圣山。无论是谁,无论他的灵魂有多么沉重和痛苦,只要置身此境,都会使心灵得到解脱,使灵魂得到净化。

  我想,一定要带一样东西留做纪念,于是,就看到了那块白中泛青的石头。同行的小陈高原反应厉害,他劝我:“走路都困难,你还要抱块石头,不要命了!”

  对这块石头,我已经爱不释手,无论多困难,我也要把它带回北京。

  如今,这块来自珠穆朗玛峰的石头,就立在我办公室的窗台上,看的次数多了,竟发现它的形状有点像中国地图。

  小小的石头,透着浩瀚磅礴的气势,透着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灵魂,它凝聚着大地威猛如火的激情和力量,更凝聚着我们民族自强的精神和信念。

  石如人。那些任重道远的人、那些走得更稳更实的人,常常是潜行的,而在热闹的路面上,拥挤着太多的腾挪闪跃、虚张声势之人。负重潜行,只为更加踏实深远。

  石如人。愈是在风雨如晦的时候,愈是在人云亦云的时候,心灵愈是需要宁静。穿透所有混乱和颠倒,找到最核心的价值,然后就笃定地坚持。

  当年苏东坡在山东海边采风时,喜欢捡石,曾有言:“我持此石归,袖中有东海。”

  办公室这些来自祖国边远艰苦地区的石头,套用苏大师的话意:“我持此石归,室中有乾坤。”

  感谢岁月与自然的馈赠,石头的静默,生命的律动,这静与动、刚与柔,一同构筑起我们对未来的梦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