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一篇读罢头飞雪
http://www.workercn.cn 2018-01-29 09:00:14来源:陕西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李敬泽

  读《秦商史话》,但见风云满纸。五千年来食货事,上关帝国之兴废,下系百姓之生计,何其大也,何其重也。一篇读罢头飞雪,是忧古人之忧,也是忧天下、忧今人之忧。

  学锋著这一部史,下了大功夫。从上古、周秦,直到现代,缕述陕西商业之脉络、商人之行迹,资料详赡,考证精审,不知经了多少漫漫长夜,焚膏继晷。一卷书成,先有了万卷书在肚子里,纵观古今,在货与币的洪流中提炼出见识与情怀。

  以前也见过谈晋商、徽商的史著,耳目所及,秦商似乎少有人提。学锋虽生于吴越,然居秦30余载矣,写秦商也是顺理成章。中国的商业文明,追根溯源,有文献可征的,该从周朝说起。后来的秦,历经商鞅变法和统一帝国的建立,这一切都发生在陕西这片土地上。所以,学锋写秦商,写的不仅是秦商,更是等于要写一部中国商史。他不得不从头写起,不得不从中国商人的制度和文化条件写起。一部《秦商史话》写出了秦商,也写出了中国传统商人的卑微、坎坷、尊严和光荣。

  这其中有令人望而生畏的难度,商人在成文的历史中几乎是无声的,他们很少被注视,他们在帝国的正史中是一种边缘人物。他们所从事的商业活动构成了支持帝国伟业和百姓日常生活的基础,恰恰是这个基础如同海面下的冰山,被有意或无意地忽略。就像很多小说家,他们写人的精神和人的故事,但他们常常羞于或索性忘了写人的生计。生计庸常琐碎,缺乏戏剧性,但生计恰恰为人类戏剧性提供了条件,规定了何谓可能、何谓不可能。商业活动常常只是被概略提及,商人的形象和事迹散落在史籍杂著之中,片断零碎,语焉不详。学锋如同一个追踪历史的记者,但他只能在信息非常有限、残缺零散的情况下做出报道,凭着蛛丝马迹去恢复被遮蔽在阴影中的商业历史面貌。

  恰在此处,学锋显示了他作为一个文学人的本能和特长。他几乎总是能从那些片断中想象那些湮没的形象,不是完整的,但是,却在某个历史的瞬间,某个时代的缝隙里蓦然焕发出的神采。此时,那个商人,不再只是金钱和财富的符号,他是活生生的人,而且,他努力为自身的生活确立意义。

  这样的写作帮助我们调整了对历史的想象和看法。多年前,我在甘肃的一个小镇上第一次见到山陕会馆,后来,在很多地方都曾见过。这样的会馆曾经遍布丝绸之路,遍布西部和中原。当年活动于其中的人已被忘记,但他们的建筑仍在,正如《秦商史话》一样,提示着另一个历史的存在。这些商人,从八百里秦川、从黄土高原走出,他们曾经是帝国与世界沟通的桥梁,他们曾经把繁荣和富足带往文人和史家想象所不及的广大地方。在21世纪的视野下,他们是英雄,他们曾经体现着这个民族的探索精神、冒险意志、旺盛的活力和创造力。在荒烟蔓草之间,有多少记忆已被遗忘,有多少应被重新记起。

  学锋不仅在这一部史话中有力地证明了秦商的活动在华夏民族历史中的重大意义,更重要的是,他还在新的视野下重新估价了这些传奇的精神价值。这些商人,在漫长的岁月中,如水银泻地,无所不及。他们并非仅仅是政治和军事的派生之物,他们自有志向和视野,我们站在21世纪看去,他们常常比高贵的帝王将相所见更远。在追逐利润的同时,他们一直致力于获得自尊,这种自尊不仅来自财富,也不仅是获得身份承认,还演变成了一种道德实践。他们中那些最优秀的人,在种种偏见和压抑之下,努力成为有德行的人,他们认为商业本身就可能是一种追求善好、践行德行的生活。

  这一切似乎遥不可及,但学锋证明了,它还不那么远。看似在后,忽焉在前。古老的记忆所昭示的,正是我们所期待的。

  新的时代,秦商归来,秦商精神归来。这种归来感正是《秦商史话》的见识和情怀所在。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