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一个人的“寻找大兵瑞恩”
http://www.workercn.cn 2018-02-02 11:18:12来源:文汇报
分享到: 更多

  

  

  王尔山

  我是从“尤金回家”这条新闻留意到这个人的。

  尤金,全名Robert Eugene Oxford,昵称尤金,美国空军中尉。2017年6月,在他的家乡,位于美国佐治亚州的康科德市,美军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专机、仪仗队、国旗,还有跟他同期服役的空军飞机从低空掠过。

  但这也是我们渐渐从美国大片熟悉的美式做法,不稀奇,让我感到新鲜的是,当天自发前往现场为他送行的人群,除了他的乡亲们,还有特意从外地赶来的二百多位华人。

  当时小城的人口刚过360人。这是什么情况?

  在尤金家人发布的讣告结尾,出现这么一句话:希望各位能向克里顿·库里斯 (Clayton Kuhles) 先生捐款以代替献花。

  这又是什么情况?

  迟来的葬礼

  先说简单的:尤金葬礼之所以出现了那么多华人,原因是他牺牲于“驼峰航线”援华空运任务途中,这些华人是来表示感谢的。

  那是二战期间的事,距今超过70年。驼峰航线不是寻常航线,不仅地理气候环境恶劣,荒凉而陡峭的山体容易造成强烈的上升和下沉气流,还有凶狠的日军炮火,尤金他们驾驶的飞机在今天看来几乎可用“简陋”二字来形容,应付起来相当吃力,但当时中国和她的西方盟友别无选择:先是1941年4月苏联与日本签订中立条约,关闭经由丝绸之路运送西方战略物资进入中国的陆上通道,接着,1942年3月,日军占领缅甸,经由缅甸和印度运送物资进入昆明的陆上通路也被切断。

  美国总统罗斯福针锋相对地表示,“日本人可以切断滇缅公路,但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办法,将飞机和弹药送到中国军队手上”,这番话直接催生了美军第一次战时空运:按照美军一位军官后来的说法,直到罗斯福表态前,军方对飞机这一新事物在战争中的可能用途,主要集中在远程轰炸机和高性能战斗机,至于用军机将人或物资大规模快速运送到指定地点,这一需求还不存在。

  这“第一次”就是“驼峰空运”,从印度经中缅边境飞越如驼峰般绵延的喜马拉雅山,将陆续通过海路抵达印度的战略物资送往昆明,再转到重庆等地。

  这条航线的开通还有一个小插曲:1942年4月初,美军一名飞行员经这一航线将一批飞机用油成功送到中国,准备给杜立特领导的一个小分队加油,他们定于4月18日执行一项绝密任务:空袭东京。不幸的是杜立特小分队的飞机多半在完成任务返航途中就因油料不足而坠毁于中国境内,没能用这批油料加油以飞回美军的航空母舰上,随后引发一连串关于中国人民如何拼出性命保护他们逃脱日本人追杀的故事,同样感人至深。

  但这名飞行员照样青史留名,因为他证明驼峰空运是可行的,由此拉开了空运序幕。

  在这条航线上,正常情况只要三个半小时就能飞一趟,偏偏这是非正常航线,结果代价惨重:至1945年11月驼峰空运正式结束时,单在美军这边就统计有超过一千三百名机组人员遇难、三百多人失踪,另有将近一千二百人获救,损失飞机超过五百架。

  尤金生于1919年,是家里五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高中毕业就在家乡做邮递员,也在自家农场帮忙。官方档案记载他的入伍日期是在1942年1月21日:就在他入伍前一个半月,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重创美国太平洋舰队,美国对日宣战。

  ———那时响应征兵号召而报名参军的美国人应该很多吧,而且多半不觉得还要留下什么豪言壮语? 至少尤金就没有,他就是跟随几个哥哥的脚步,既然他们参军了,他也要去。

  事实上,在他被找到后,官方档案就能补上失事的细节,而不是标记失踪,但也仅此而已,看上去还是很简单。

  现在可以查到的他的从军轨迹,是先在美军飞行学校受训半年左右,8月成为投弹手,加入美军第十四空军一支中队(当时美国空军附属于陆军),第二年,也就是1943年初,派驻昆明,开始执行驼峰空运任务。

  1944年1月25日上午,尤金和他所在的机组一共八名乘员,从昆明起飞,目标是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一个叫贾布瓦的小镇,执行新的一趟驼峰空运任务,不幸在途中失去联系。那时他24岁,与他搭乘的飞机B-24“解放者”型号一样。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