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浮生六记》,俨然一块纯美的水晶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19 10:28:51来源:新民晚报
分享到: 更多

  ◆ 姚全兴

  俞平伯说它“俨然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这就是《浮生六记》。它是清朝苏州人沈复(字三白,1763—1825)著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的自传体笔记。“浮生”二字,典出李白诗《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中“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然而,沈复并不只是将浮生看作一场春梦,玩物丧志地及时行乐,而是将寻常平民生活过得既有情调又有意味。林语堂在此书汉译英的序中,也指出书中所述夫妇生活的特点是“善处忧患的活泼快乐”。这是沈复做人的高明,亦是这本笔记的价值。

  童趣解析

  《浮生六记》被有心人杨引传从地摊上发现时,已是残本,只存四记为“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但就是这残本,也足以显示此书不同凡响。

  一个人高明不高明,和个性很有关系,和个性中的趣味性更有关系。沈复此人的个性,在于从小就有浓浓的趣味。在封建社会大行科举考试的时代,一个人没有被唯有读书高的风气扼杀,对大千世界事物趣味十足,是很不容易的。沈复童年时期的童趣,使他成为一生趣味性浓郁的人。他在“闲情记趣”中说“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这并不是说他果真有明察秋毫的眼睛,而是说他好奇心童趣的流露,使他对藐小之物观察入微,有探索的兴趣。

  喜欢沈复文章的人,往往赞赏这样一段话:“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空,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其冲烟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怡然称快。”有人不以为然,把令人发怵的“夏蚊成雷”,看作“青云白鹤”,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其实,这是一种心理学上的投射效应,即个体依据其需要、情绪的主观指向,将自己的特征转移到事物的现象。因此,并不是真的喜欢嗜血成性的蚊子,只是把蚊子想象成自己喜欢的白鹤而已,而这正是童心中趣味性的流露,可以看作化腐朽为神奇的特例。

  同样,文章中说“于土墙凹凸处,花台小草丛杂处,常蹲其身,使与台齐;定神细视,以丛草为林,以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又说“一日见二虫斗草间,观之正浓,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盖一癞虾蟆也,舌一吐而二虫尽为所吞。余年幼方出神,不觉呀然惊恐。神定,捉虾蟆,鞭数十,驱之别院”,也是心理学上的移情作用,将自己的思想感情转移到外界事物上造成的现象。但童年心理的投射效应和移情作用,比成年心理更为突出和强烈,这是它的年龄心理特殊性决定的,值得重视和珍惜,应该尽可能保持下去,可以对儿童的身心发育和人生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积极影响。世上太多无趣之人,而沈复是一个有趣的人,怪不得有趣的人能够写出有趣的书。

  梁启超当年大力提倡趣味教育,认为“趣味是生活的原动力。趣味丧掉,生活便成了无意义。”。值得注意的是,人教版的语文书,曾经将沈复描写的上述童年故事,以《童趣》为题选入,可以说是高度的评价。

  散淡的人

  罗丹说,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沈复本是清代乾隆至嘉庆年间的小商人,名不见经传,能够写出有趣的书,还在于他将童趣童心日后发酵开来,成为一个审美的智者,有了发现美的眼睛。

  当然,这也和他在人格上是一个散淡的人有很大的关系。散淡的人是潇洒的人,达观的人,优雅的人,因为散淡是一种融合文化底蕴和心胸开阔的人性。一个人散淡了,就能将平淡的生活过得不平淡,在他眼中,天涯何处无芳草?也正是散淡的人,能够将他夫妇的所见所闻所作所为,写得清澈而细致。俞平伯说《浮生六记》俨然是一块纯美的水晶,明莹而精微,就是这个意思。

  一个散淡的人,心无杂念、襟怀坦白,美的发现必然敏锐、洞察、睿智,并应用于实际生活。沈复就是如此。他说,“虚中有实者,或山穷水尽处,一折而豁然开朗;或轩阁设厨处,一开而可通别院。实中有虚者,开门于不通之院,映以竹石,如有实无也;设矮栏于墙头,如上有月台,而实虚也。”虚实相生是古典美学方法,沈复深中肯綮,说明他的散淡中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绝不是胸无点墨的凡夫俗子。再加上他在文字方面特有的灵性和天分,随心所欲地将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心之所感,淋漓尽致地娓娓道来,一一形诸笔下,难怪是脍炙人口的美文。

  一个散淡的人,美的发现必有独特之处。沈复说“余凡事喜独出己见,不屑随人是非”,“故名胜所在贵乎心得,有名胜而不觉其佳者,有非名胜而自以为妙者。”在他看来。扬州园林虽好,但他只看好“九峰园另在南门幽静处,别饶天趣,余以为诸园之冠。”天趣,是他品评园林山水的第一标准。因此,绍兴的吼山为当地名胜,然而“有柱石平其顶而上加大石者,凿痕犹在,一无可取。”同样,杭州西湖的“湖心亭,六一泉诸景,各有妙处,不能尽述,然皆不脱脂粉气,反不如小静室之幽僻,雅近天然。”天趣天然与世俗相悖,从而“黄鹤楼江中往来小艇,纵横掀播,如浪卷残叶,名利之心至此一冷。”原来,他之所以尊崇天趣天然,根本原因为它们是功名利禄的克星。沈复是苏州人,却对苏州园林山水没有偏爱,而多有微词,说“吾苏虎丘之胜,余取后山之千顷云一处,次则剑池而已,余皆半借人工,且为脂粉所污,已失山林本相。即新起之白公祠、塔影桥,不过留名雅耳。其冶坊滨余戏改为野芳滨,更不过脂乡粉队,徒形其妖冶而已。”而狮子林,“虽曰云林手笔,且石质玲珑,中多古木,然以大势观之,竟同乱堆煤渣,积以苔藓,穿以蚁灾,全无山林气势。以余管窥所及,不知其妙。”至于灵岩山,他也认为“其势散漫,旷无收束”,不及天平山“别饶幽趣”。

  是的,散淡的人总是回避庸俗,拒绝庸俗,把天趣天然作为审美的最高境界。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