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少时书香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6 07:29:04来源:兵团日报
分享到: 更多

  ●蒋晓华

  我从小便养成了阅读的爱好。

  上世纪70年代,在四师六十五团最偏远的八连,图书这种资源十分匮乏,找书十分困难,只要是能寻觅到的,我都找来读。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女同学通过上海的亲戚订了一份《红小兵报》,定期给她寄来,我便努力和她套近乎,以获得免费读报的机会。最喜欢看的当然是如今被人们称为“小人书”的连环画书,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一些连环画书的名字,如《列宁在十月》《智胜敌舰》《两个小八路》《小马倌》等。

  上小学和初中时,我购买了几十本连环画书,后来都让父亲借给一位岁数大我许多的堂兄,拿给我的那些堂侄们去看了。那些小家伙哪里是爱书之人,连环画书一本也没还回来,直到现在我见了他们还牙痒痒的,他们亲热地叫我“叔叔”,我都爱理不理。这当然是一种玩笑话了。

  上初一时,爸爸的一位老朋友来连队玩,这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解放军进疆时就是二军政治部宣传科科长,负责筹建过绿洲电影制片厂。母亲用韭菜炒鸡蛋款待这位难能一见的贵客,那时在连队,这已是我家能端出的最好的菜了。

  这位叫张克迅的伯伯来我家大概是在四五月,家里的小鸡才刚孵出不久,母亲还做不成辣子炒鸡,那一群在鸡窝边由老母鸡领着撒欢的小鸡还不能为增进我们家与张伯伯的友情作贡献。张伯伯和父亲一边用“十全大补酒”酒盒里配的能装50克的酒杯品着连队自酿的“八连大曲”,一边扯着闲话,我坐在旁边好奇地听着。我们家很民主,从来不因有客人来就把孩子打发到外面去。

  张伯伯问我看了四大古典名著没有,当时我家只有一本竖排七十一回本的《水浒》,好多繁体字不认识,只是翻了翻,我如实回答。张伯伯说,上初中了,还是要读些好书,过两天我让人给你带一套《三国演义》,你看完还我,别弄坏了。过了几天,他果然让我的班主任杨京生老师把书带来了,一共是两本,上下两卷,横排的,简化字,我没几天就读完了,真好看!后来我又读了好几遍《三国演义》,哪一遍也没有第一遍的印象深、记得牢。

  在连队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比我大几岁的姐姐在团部住校,每周六回家都从学校的图书室借一本小说带给我看,周日下午再带回去,这锻炼了我的阅读速度,三卷本的《艳阳天》我是用3个周六的夜晚和3个周日上午读完的。还有《金光大道》《沸腾的群山》《飞雪迎春》《征途》《虹南作战史》《千重浪》都是这样看过来的。囫囵吞枣,饥不择食,在家里的小煤油灯前,把眼睛也给看近视了。只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有书陪伴,近视又何妨?

  父亲曾在团场机关当宣教助理员,存下一些好书,1969年冬天到连队时全带来了。我喜欢的有《战斗在敌人心脏里》,这部小说被改编为电影《保密局的枪声》;还有《地道战》,小说和同名电影不是一回事;有一本《越南小英雄金童》我记得挺牢。其实那时看书尤其是看小说都记得牢。长篇小说《艳阳天》里一开头就是一句谚语:“乌云遮不住太阳,真金不怕火炼。”然后作者开始讲述故事:“萧长春死了媳妇,三年还没有续上,他父亲萧老大逢人就说,筷子夹骨头,三条光棍儿,这日子没法过。”多生动富有魅力的语言!《金光大道》里绰号叫“小算盘”的秦富,张口“谁扔的西瓜皮,把爷爷绊一跤”的“滚刀肉”,给我留下的印象都挺深刻。我那时看书,真是过目不忘,现在40多年过去,仍然清楚地记得每部小说的情节、人物、语言,都快赶上在央视“百家讲坛”讲《品三国》的易中天了,张嘴就来。

  那些年,在连队无书可买,团部离连队28公里,太远,我也去不了。最近的是芦草沟公社,走小路只有5公里就到了。芦草沟公社街道上店铺不多,有一家规模很小的新华书店,这对上小学高年级和初中的我来说也很有吸引力了。走路去走路回,在书店里耽搁一下,差不多要半天的时间,早饭后出去,回来吃午饭。我的大部分连环画书是在这里买的,还有一本小说《新来的小石柱》,讲一个刚到集训队的农村孩子,小伙伴们由排斥他到喜欢他,经过刻苦训练成长为体操冠军的故事。读这部小说对我处理好与周围小伙伴的关系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我还在这家书店里买到了《矿山风云》《红雨》《向阳院的故事》,都很好看。我最早的《新华字典》《现代汉语小辞典》也是在这里买的,现在还在用呢。

  读书真好,若没有书,我的精神、我的灵魂,恐怕早已丢失在漫漫人生路上的哪个沟沟坎坎里了。

  感谢读书。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