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在南京,野菜也有春天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6 11:18:28来源:南京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李泳

  春痕溢流韵,青绿染光阴。这些天,忽然发觉我所居住的小区周边那变得松软和湿漉漉的土地,不知不觉中已经钻出一丛丛草芽与新绿。在这尚存料峭轻寒的初春,南京特产的芦蒿、香椿头、茭儿菜、枸杞头、豌豆叶、马兰头、苜蓿头、菊花脑等“春八鲜”,在一场春雨之后,仿佛一夜之间,于居民家的房前屋后和苗圃菜田里纷纷钻出泥土,在艳阳映照下调皮地探头探脑,争先恐后,日长盈寸,像是组团去赴一场关于春天的盛事。

  南京特产“春八鲜”,长期以来一直是南京人餐桌上的“家常菜”。民国时,苏、锡、常和上海等周边城市,有亲朋好友的也大量前来南京采购带回尝鲜,成为他们餐桌上的珍品。“春八鲜”之一的芦蒿,《诗经》《尔雅》中就有记载,而素以南京江心洲野生芦蒿最为有名。双休日,我与朋友驱车前往江心洲,走进一家当地农民开的土菜馆,选一个喜欢的位置坐下,边聊天,边饶有兴致地四下里看看。约莫一刻钟光景,八大盘花样翻新的各色野菜,滴挂着晶莹的水珠,散发着清香,次第上桌。它们或净若秋云,或碧若翡翠,倘若再蘸以生抽或酱醋,则色若琥珀,那上面晶莹透亮的水珠,挟清新芬芳之气,沁人心脾而来,虽不入锅釜,不涉油盐,便已自呈其美。野蔬无言,却活色生香,吊胃养眼,食客们迫不及待地以箸挟之入口,细品慢咂起来......

  在我的记忆里,那芦蒿,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之初那食物不甚足年月,曾被充当了“粮食替代品”的角色。而眼下年景好了,食客们大多只取芦蒿茎部三寸以下,去叶,胴体光滑,无筋无皱,轻轻咀嚼若干下,入口即化,齿颊留香。尤为美妙的是那种给牙齿以“精美抵抗力”的齿间生脆的感觉,不输春笋,不枉为“春八鲜”里的担纲者,令人一饱口福。其间,同行的朋友中有一位南京某大学历史系教师,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春八鲜”,一边向我们娓娓道来:早在1084年,苏东坡被宋神宗派往汝州,期间,苏东坡取道南京,与王安石在钟山脚下相聚。彼时,苏东坡饶有兴致地品尝了南京野八鲜之一的芦蒿后大加赞叹,认为芦蒿新鲜,好吃,当即赋诗曰:“初闻蒌(芦)蒿美,初见新芽赤。”

  就说我的一位已经调往上海某大机关任职数年的老同事吧,他想念南京,不成想竟是以想念南京“春八鲜”之一的芦蒿作为由头,他说在几经世变而奢华不改的上海,像芦蒿这种平常土菜,在稍稍上点儿档次的餐馆酒楼,已然难觅踪影了。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怀念它,尤其是芦蒿那清瘦的身姿,清淡的滋味,淡绿的汁浸出来,满口满腔都是亲爱的南京!其实,我何尝不是这样,我在南京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也像大多数南京人一样,每年开春,饭桌上若是没有一盘芦蒿,就会觉得构不成一场春意盎然的食欲与活色生香的观礼。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江心洲芦蒿”担纲的“南京春八鲜”已然饮誉全国,其中尤以江心洲、八卦洲和玄武湖畔野生芦蒿为最佳,那紫红芦芽片片出水,摘之清香扑鼻,炒食鲜香脆嫩,清火润肺,化痰醒脑,且具有止血降压之功效。《本草纲目》中就曾记载,有一病人失踪多日,居江心洲上,每天食用芦蒿,当他回归家中时,之前的病症竟然不治而愈。可见芦蒿也颇具食疗功效。《诗经》里说“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是流传恒广的千古绝唱,蒹葭,其实就是初生尚未秀穗之芦苇,我们南京人称之为芦蒿,其叶、花、茎、根、笋均可入药,《本草纲目》称“葭者,嘉美也”。

  是啊,南京“春八鲜”,是将世间最平淡无奇的野菜,做成了人们餐桌上那般奇崛、那般有滋有味的食材,让人尽享舌尖上的独特美味。尤其是人在城里呆久了,被所谓的文明洗礼后,身上的贵族气一日浓似一日,在春天里更易困乏,吃点“春八鲜”之类的野菜解一解,或可醒脑些。这不仅是物质的滋养,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提携,从而让人走得更远一些。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