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也说我家的“田社”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30 08:13:48来源:青海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文/王玉兰

  清明节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祭祀节日,然而比起清明节,在我家乡湟中县,清明节气之前的春分节气显得更为重要。

  从春分开始到下一个节气清明节,是家乡汉族群众过“田社”的时间。“田社”是古代奉祀田神的处所。听家族的老人们说,田社也可称作“天社”,是社、祖同祭的习俗,大致都是供奉祭祀祈福的意思。无论对于春分节气的称呼怎么变或怎么约定俗称,在我看来都不甚重要,重要的是这种表达内心虔诚的习俗,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就这样亘古不变,与日月同在。

  每逢这一天,家族不论年岁,只要有时间,都会同归故里,同族同祭,而祭祀过程中仍然保留一些春社祭社的习俗。同族祭祀可选择春分当日,也可依据各家实际选择春分节气到清明节气的任意一天,但过了清明节是不再进行祭祀的。春分的祭祀非常隆重,春分这天祭了祖先或已故去的亲人后,清明节就不再举行祭祀。

  坟头,后土,背土,滚馒头是祖辈留下来的田社祭祀的古老元素。在生活质量不断提高的今天,这些古老的元素仍不失它的本色,只是更加丰富,更加趣味无穷。

  我们家族每年的祭祀,基本都由父亲和老弟兄姊妹商议,选在春分当日。

  去年的坟头是五爸,是上一年祭祀时定下来的,说好家族大小都在五爸家会面。于是,父亲弟兄几个和我们这一辈,以独立门户的各家为单位购买各自的祭品,为五爸减轻不少操心的事。献子、烧纸香烛、烟、酒、菜、肉都是祭祀的必需品。比起其他,献子则更有讲究。献子是自己蒸的十二个直径约二十厘米左右的大馒头,以独立门户的家为单位各家一副。至于为何是十二个馒头,我也没有考证过,还真是不得而知。我想,先人留下来的传统自有他的道理。父亲说,生活条件好了,我们把馒头改成面包,当场消化,也可少了一些繁文缛节,我们也便随了父亲。此外,还有一些水果吃食、鸡鸭鱼肉等,都是依据各家实际情况而购买,倒也没有什么特殊要求。

  待各家参加祭祀的成员到齐后,大家便将准备好的祭祀品提的提、背的背、装车的装车,浩浩荡荡上了山。由于王氏家族的祖坟较远,祭祀的队伍也只能兵分两路,一部分去老坟,一部分去新坟。

  这一年的供奉很丰富,有纸钱香烛、献子,有水果面包,还有新鲜的整羊,当然也少不了那只避邪、招魂的大公鸡。所有的祭品摆放停当,家族里的女人孩子都论辈跪地,男人们则各行其是。四爸和五爸忙着后土,给土地爷烧香、祭酒。我们这个辈分的男人们便围拢着码烧纸,在提前预备好的一根长约五十厘米的长铁丝上串上各样的祭祀品,并将其放置在高如小山丘的烧纸顶上。大哥与堂兄弟们背着背斗,手拿铁锨去取附近干净的土。新鲜的、带着春天气息的净土从祖父母的坟头上顺势滑落,坟头越发高耸了起来。我想,这个拥有五十余口人的大家族,也许会如高耸的坟头蒸蒸日上、兴旺发达吧! 随着一声噼里啪啦鞭炮声的响起,漫天的纸钱如蝴蝶翩翩起舞。这日,天气阴沉,似有下雨之势。这阴沉也许是应了祭祀活动的气氛吧。没有泪水、没有伤悲,有的只是对先人的哀思、崇敬和对传统习俗的尊重,家族老少一一磕头作揖表示崇敬。

  祭毕,大伙便嚷嚷着赶紧“滚馒头”。于是,大哥挑选了四个模样俊俏的大馒头,在大伙的簇拥下开始滚馒头。

  “滚馒头”可以在最老的坟头上,也可以在头一年的新坟头上滚。我们家族则一直在祖父的坟头上举行滚馒头的仪式。父亲将大哥挑选好的四个大馒头依次从祖父的坟头往下滚,其余的家族成员则在坟旁呈半圆跪着。据说,馒头滚到谁的怀里谁就会得到祖宗赐福,就会有好运。

  在一阵阵吆喝嬉笑声中,馒头滚到了父亲、四爸、五爸和小堂弟的怀中。婶婶们都说,小堂弟今年要有媳妇了,乐得堂弟合不拢嘴。还别说,堂弟廷寿上年得了滚馒头就实现了自己想有个儿子的心愿。也许,这小堂弟没准今年还真能找个俊俏的媳妇呢。

  燃烧的纸钱灰飞烟灭后,父亲和叔叔们便刨出先前放在纸山上的串串祭祀品,分给大伙吃,尽管这些祭祀品都沾满了纸灰,但大伙还是吃得津津有味。据说吃了烧过的祭祀品,老先人可护佑大伙身体健康,如此,谁会舍得丢弃啊!

  大伙说笑着,吃着供奉过的食物一路下山。

  留在家里的婶婶们早就做好了晌午饭,是家乡地道的萝卜烩菜,也是大家都喜欢吃的一种祭祀饭。紧接着,大盘鸡、羊肉手抓陆续上桌。

  父亲弟兄们,我的堂弟们,都开始大声划着拳,嬉笑着,家族的女人们则忙得不亦乐乎,做饭、煮肉,进出灶房,端茶、倒水,不时聆听男人们粗犷、近乎歇斯底里的聊天和猜拳声,还时不时地会插上几句话。而此时悠闲时间是属于孩子们的,他们抓紧时间耍闹着、叫嚷着、哭喊着,真是热闹极了。 一阵猜拳行令之后,热闹的场面也告一段落了,接着父亲弟兄们又开始借酒商议一些家族里的大事小情,都是一些诸如下次祭祀时间的安排,家族茔地和弟兄们的家长里短,这种其乐融融的场面倒也惬意。

  酒足饭饱后,夕阳西下,也该是大伙各自归家的时辰。这种情景,颇有些唐代《社日》诗所咏的“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的意境。

  刹那间,一阵小雨带着泥土的气息,带着春的希冀稀稀疏疏从天而降。地上、树枝上、房顶上、我们的身上即刻湿润了,舒爽极了。

  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春分里,一场虔诚的祭祀活动落下了帷幕,而田社里的祭祀就像一条牵动着家族男女老幼的红丝带,丝带长长,情意绵绵。

  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年岁岁花相似。春分、田社自然而然已经成了我们这个家族的大聚会,无论家族成员身居何处,落叶总会归根。我想,这种与生俱来的寻根思绪将伴随我们终生。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