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美文共赏-正文
走进但丁故居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30 08:13:51来源:青海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文/王学超

  八点整,我们一行冒雨离开奥尔维耶托小镇,乘大巴北行,向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的发源地佛罗伦萨挺进。

  提起佛罗伦萨,我内心涌起一阵难以抑制的激动。这个响亮的名字,是从教科书中与她承载的文艺复兴那个波澜壮阔的伟大时代、以及被她哺育的伟大诗人——但丁及其《神曲》一起进入了我记忆深处。书中的记载虽然留在了记忆深处,但总有一种遥远和朦胧的感觉。那时候,我对佛罗伦萨这个外国地名,充满了诗意的想象,她不愧是培育大师的摇篮,连名字都充满着诗情画意的韵味,想象归想象,总觉得她是故事里的故事,遥不可及,更没有想到今天会“到此一游”。

  佛罗伦萨被称为“意大利的雅典”,“文艺复兴的摇篮”,众多的世界巨星拱卫于此,把佛罗伦萨照耀得如同白昼。伟大诗人但丁踯躅在中世纪街头;伽利略的天文望远镜差点撬翻了教会的圣坛;马基雅维利的政治理论武装了欧洲所有君主的头脑;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高踞在艺术之王的宝座上谈笑风生……佛罗伦萨是文艺复兴的艺术宝库,整个城市仍保留着那个时代的风貌,弥漫着那个时代的气氛。

  汽车一阵颠簸,将我从神游中拉回。窗外,公路两旁树木郁郁葱葱,嫩绿如画的草地,像锦缎一样连绵起伏,铺向视野的远处,这绿色的世界如同水洗过一般,纤尘不染,使人感到格外舒坦轻松。以前的探险家们用自己的脚步丈量,发现地球是圆的;今天的科学家们通过遥感,测出世界是平的。不管是圆的地球,还是平的世界,都是头顶一片蓝天,同沐一轮日月,春风吹拂,秋雨洗礼,时令更迭,欧洲这片土地呈现给宇宙的表情,是如此的令人赏心悦目。

  上午十时,我们到达佛罗伦萨。导游可珂说,佛罗伦萨的建筑布局以圣母百花大教堂为中心,几条小巷依次延伸。圣母百花大教堂是圆顶式的,据说是世界上第一座圆顶大教堂,圆顶高约10米左右,远看如一朵含苞待放的巨型花蕾,绽放的是一种肃穆庄严的美,教堂雄伟高大,上面的浮雕蔚为壮观,想看仔细了,非得把脖子仰酸了不可。

  下车,我们冒着小雨前往圣乔万尼广场,行走在中世纪的青石板路上,就能感受到佛罗伦萨古城浓郁的文化氛围。整个城市如一座博物馆,随处都可以看到小天使、圣母的雕像,这些精美细腻的艺术珍品重重叠叠,装点着佛罗伦萨的门楣,吸引着游人的视觉。每个建筑都有故事,每个雕塑都有灵魂。尤其是那条人们熟悉的雕塑长廊,两边高大的屋檐下,矗立着许多著名人物的巨型大理石雕像,写过《神曲》的但丁、雕塑过“大卫”和“圣母怜子”的米开朗琪罗、画过“蒙娜丽莎”的达·芬奇、还有创作了《小天使》的拉菲尔……这些闪亮的名字,这些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创造了美,传递了美的艺术家、科学家、哲学家、诗人们,几百年来目不转睛地俯视着脚步匆匆的芸芸众生,接受着来自世界各地人们的崇敬和仰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艺术,他们的诗歌,他们的探索和发现,他们的创造和发明,在这里散发,也在这里收藏。

  佛罗伦萨人杰地灵,是大师们的故乡,是艺术的殿堂。在佛罗伦萨狭窄的街道里,我仰头观赏着,低头思索着,轻轻赞叹着。初春的阳光,洒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仿佛给她披上了一件金色外衣,使整座城市显得高贵和凝重。走在幽静的小街里,有些兴奋,又有些小心翼翼,那些记忆深处的历史、传记、小说等,在幽静狭窄的小巷里,在流泉四溢的广场上,仿佛一下子被激“活”了,眼前的大理石群雕,仿佛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有了动感,有了呼吸,有了声音,有了蓬勃欲出的智慧和思想光芒。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闪现出许多疑问,在这些印满了大师足迹的街面上,曾发生过多少激动人心的故事?它们曾经融入过多少辛勤的汗水?倾听过多少他们无奈的叹息?凝视过多少他们忧郁彷徨的眼神?摄录过多少他们苦苦思索、执着追求的神态和风雨兼程的身影?佛罗伦萨与欧洲的其他城市相比,多了些优雅,少了些妩媚;多了些安静,少了些热闹;多了些温和,少了些游戏;多了些淳厚,少了些张扬。佛罗伦萨像一部精装名著,要细细地翻,认真地读;如一瓶千年老酒,要轻轻地斟,慢慢地品。

  此时,雨已停,我们脚踏着清亮的石板路,前往但丁故居。但丁故居位于佛罗伦萨市政广场东边的一条幽深的街道。

  走进幽深小巷,导游可珂介绍说,1265年6月,但丁诞生在佛罗伦萨一个没落的小贵族家庭,但丁幼年丧母,成年后父亲也离开了人世。他是家里的长子,在1302年流放之前,但丁一直生活在这里。

  真想不到,这条街竟是伟大诗人但丁出生和生活的地方。难道《神曲》中关于天堂与地狱的描绘,对于那个世界丰富的幻想,就是眼前这个保留着昔日街灯的窄小街道里孕育出来的吗?

  我怀着疑惑的心情继续前行,在但丁街拐角处,一座石砌的3层小楼出现在眼前,与周围建筑相比,显得古朴而破旧,未加粉饰的墙面由于岁月侵蚀而显得凹凸不平,一石一缝清晰可辨。

  故居厚重而湿漉的青色石墙上,镶嵌着但丁的半身侧面塑像,高宽各约40厘米,望着墙上那幅毫不张扬但有着睿智目光的头像,那棱角分明不乏严肃的表情,给我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象。这就是一个中世纪骑士贵族的居所吗?这就是千古伟人的故居吗?要不是墙壁上镶着落满尘埃的半身塑像和塑像下的标牌提示,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但丁的故居。

  从但丁故居出来,向左穿行就到了但丁广场。在但丁广场,我仰望着但丁雕塑,有些热泪盈眶,坐在但丁雕像下,眼前是各种肤色的人在络绎不绝地穿行,突然间,看到坐在我前面的一位欧洲老人准备站起来,可能是坐得太久的原因吧,老人一个趔趄,正当此时,被一名黑人小伙子扶住,但老人还是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了,手中的卫生纸、橘子皮撒了一台阶,老人弯下腰,将撒落在台阶上的卫生纸、橘子皮一一捡起,然后迈着蹒跚的步子,走过马路,扔进垃圾箱……

  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幕,我又陷入了沉思……

  在佛罗伦萨,我们穿行在大街小巷,每当穿越马路,都是汽车停下来让行人先过。在中国习惯了中国式的过马路,对此现象,我们还真有点不适应。

  记起早上在圣乔万尼广场拍照时,正下着淅淅小雨,一位金发女郎主动用自己的雨伞为我挡住雨,让我拍了个够,还对我这个外国人友好地笑了笑。

  佛罗伦萨,这伟大城市,浸润着文艺复兴运动的诗情画意,将永世散发出迷人的光芒。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