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作家动态-正文
张志军:在历史的长河中寻找真相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29 07:39:51来源:银川晚报
分享到: 更多

  虽不是科班出身,但今年53岁的张志军,已经在文物考古和历史文化考证之路上,走过了整整34年的时间。从最早对宁夏文物情况进行普查,后对银川红花渠与将军楼进行历史考证,再到由宁夏长城展开的长城文化研究……作为银川市文物管理处文博馆员,张志军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自己热爱的专业领域。

  历时三年,呕心沥血之作

  初见张志军,是在一场读书会活动上,作为主讲嘉宾,他准备的资料中一本厚厚的著作格外醒目,这是在2013年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明实录长城资料辑录》,也是张志军多年来的心血之作。

  “这本辑录历时三年完成。之所以有出书的想法,要从2007年我被抽调参加中国长城资源调查宁夏段的部分工作说起。”张志军回忆说,那年4月起,整整半年的时间里,考察组一直沿着宁夏黄河东岸的长城脚下进行徒步考察。除了勘察长城的保存状况,将有损毁的地方做GPS打点标记,张志军等人还深入到当地居民中,收集和长城有关的故事和风俗,为宁夏段长城资源进行了系统的整理。

  “当时我们看到长城有些地段损毁很严重,有的地方断了二三十米长的距离。老百姓们也知道家门口守着长城遗迹,但其中的价值,却不清楚。”正是那一次的经历,让一直在银川市文物管理处做文物鉴定工作的张志军,内心不自觉地涌动起想要保护长城文化的冲动,并开始专注精力投入对长城史的研究中。

  直到2009年,张志军需要撰写一篇和长城有关的文章,但在查询相关文献资料时却困难重重,竟然找不到一本系统且专业收集长城历史文献的书籍。“当时我便有了自己出书整理长城历史文献的想法,也就有了这本《明实录长城资料辑录》。”张志军说。

  过程艰难,为研究长城系统梳理资料

  研究任何朝代的长城历史,都离不开文献资料。而明代是中国历史上修筑长城时间最长、修筑的长城体量最为庞大的朝代,《明实录》则是明代最重要的官修史料,但1600余万字的文献却让当代不少长城研究者对此著作望而却步。从这1600多万字里,选出40万余字,重新进行资料汇编,集中排列,拉近读者与长城的距离,就是《明实录长城资料辑录》最显著的学术意义。

  翻开此书,有我国著名长城学者董耀会为书作序,他评价道:“读《明实录长城资料辑录》,如同观摩一幅尘封已久了的明代修筑长城的全景式画卷,还平添了一种亲临其境的亲切感。”自治区著名方志界专家吴忠礼曾指出,《明实录长城资料辑录》的史料价值无疑是重要的,许多明长城修筑史上悬而未决的问题或者模棱两可的问题几乎在其中都能找到答案。

  “过程很艰难。”如今说起编纂此书的过程,张志军都很感慨,“一开始我还是以摘录的方式,将《明实录》中和长城有关的内容手抄下来,但需要摘抄的部分真的太多,又不方便整理,后来我就专门学习怎么打字用电脑录入。”说到这,张志军笑了起来,他说书中很多篇幅,都是自己最开始用“二指禅”录入整理出来的。

  寻找突破口,从古义今义上解读长城

  对于张志军来说,编纂《明实录长城资料辑录》艺术仅仅是他研究长城史的第一步。此后,张志军开始从二十四史中寻找其他朝代修建长城的历史文献资料并加以整理,但资料越多,他却越理不清头绪,究竟该从哪个角度去解读长城,这让他一筹莫展。

  直到有一天,张志军不慎摔倒,并造成颅内出血住进了医院。病床上,没有资料,没有电脑,反而让张志军在住院期间有了时间冷静梳理这些年研究的内容,试图寻找研究长城文化的突破点。“真的是庆幸有那次意外,在那几天,我终于想明白了,研究长城,不能再把长城仅仅看成一个‘实物’,不能仅仅去研究长城的建筑特色,或者工程难度,而是应该从文化内涵和人文精神上去研究。”

  一出院,张志军又继续投入其中,转而将关注点放在了长城的古今意义上。他认为,长城除了有“军事防御工程”这个人们已经熟悉的今义之外,还有“疆界”这个古义。张志军介绍,历史上最早修建“长城”是在春秋时期,而“长城”这两个字最早出现在公元前404年,距今2422年。从古义上讲,‘长城’就是‘使疆界长’的意思,这和被动的‘防御’是完全相反的。”

  张志军说,如果从这个角度再去看长城,就可以对长城所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和道德规范等方面进行更深入的挖掘。“从战国时期到秦、汉、隋、明几个朝代,都在宁夏修筑过长城,所以,宁夏又有‘长城博物馆’之称。

  与历史结缘的半辈子,值得了

  说起自己与历史研究结缘,张志军很感概,他反复说自己并非科班出身,投入其中研究,全凭热爱。

  “小时候我家住八里桥,生活条件不好,但家里却不缺书。为了方便我看书,家里还专门配了带抽屉的书桌,里面放的全是我的书。周围的小朋友都会来我家看书。”张志军说,也是因为从小在父亲的要求下多看书,才让他潜移默化掌握了钻研学问的习惯和能力。

  在参加工作之初,张志军被聘为银川市文物管理所所长助理,当时也只是在北塔寺里做简单的看护工作,直到1984年全国文物普查时期,张志军也作为工作人员,走街串巷做文物登记和收集工作。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和同事们一起,跑遍了银川的山山水水,村村落落。而那,也是他第一次接触文物勘察工作。至今在宁夏博物馆里,还陈列着当时他发现并征集到的一枚西夏时期的铜壶,他清楚地记得壶的形状和上面的装饰。

  在文物管理处做文物和历史研究的三十几年里,张志军先后撰写了《规划红花渠重现新江南》《盐池县馆藏火筒时代考》《保护将军楼》《论明代允许地方自己制造火铳的时间和地点》等学术论文,为梳理宁夏军事文化、保护古迹建筑等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做学问,要抱着一个态度,坚决不炒剩饭,一定要有自己的新意和独到的见解。即使能力达不到,也要按这个目标去做。”张志军说。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