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精彩推荐-正文
新诗的进化论——发展已历百年,新诗何以还叫“新诗”
黄忠顺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30 09:09:52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到: 更多

  黄忠顺

  现代白话诗叫新诗,现代白话小说也曾叫新小说。新诗先驱胡适的新诗集《尝试集》当时刊印数以万计,而以《狂人日记》开启新小说崭新面目的鲁迅,其首部小说集《呐喊》的开印计划只有区区500册。这说明,新诗在初期比新小说火爆。蓦然回首,发现人们早已不将《狂人日记》以来的白话小说叫“新小说”而是直呼“小说”,却还继续将《尝试集》之后的新诗叫“新诗”。这其中道理何在?

  A 新诗的文学价值

  新诗的倡导者推广新诗的依据是进化论。在进化论的逻辑中,新诗得以成立、得以立足、得以取代旧体诗词正统地位的价值是“新”。“新”淘汰“旧”是必然之理,唯新者才有将来。这种进化论演变成为唐晓渡所谓的“时间神话”,即后来的与前面不同的,具有价值的优先性。

  试想:胡适一百年前发表在《新青年》上的《蝴蝶》不过是这样的一首幼稚的诗: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无心再上天,天上太孤单。

  胡适敢于拿它叫板中国传统诗词的资本何在?

  待到时间的尘埃覆盖了往事之后,“第三代诗人”又开始以同样的“新”叫板“朦胧诗”派。这样的“新”“新”不息,使新诗始终得以成为“新诗”。

  惯看秋月春风的“文化老人”季羡林晚年曾批评说:“新诗是一场失败”,引来新诗诗人的话语群殴。其中著名新诗诗人欧阳江河的声音最有道理。他说:“季羡林先生……从他的阅读习惯,从他对文学的理解,从他们那代人所形成的对语言的感悟以及由此形成的趣味上,来谈论新诗的失败与成功。这是一种非进化论的角度,很难进入当下的文学环境”。欧阳江河的确说到点子上了:离开进化论谈新诗,你很难看到新诗的价值。

  B 难以统一的评价标准

  有人曾以美国诗歌从传统格律诗“进化”到新诗的历史时期和中国差不多,而美国早已不称“新诗”来质疑中国的“新诗”称谓。如果单就时间的同期性和长短性而论,这个质疑有道理;但若问何以美国现当代诗坛早已不采用“新诗”称谓,中国却仍然将夺得主流诗体地位已经百年的白话自由诗称为新诗,其回答少不了如下两点:第一,美国新诗没有中国新诗所面临对峙的传统,而且这种传统是那么深厚,那么辉煌。第二,美国产生了T·S·艾略特这样的伟大诗人。艾略特1922年就发表了《荒原》。《荒原》以“非进化论的角度”论,它非但不是“一场失败”,而是英美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也就是说,它无愧于“新”,却绝不仅仅只在“新”的尺度下才得以立足,在绝对艺术成就的尺度下,它仍然属于伟大的成功。

  据报道,2002年5月,挪威诺贝尔学院和挪威读书会曾共同策划发起了一个“所有时代最佳百部书籍”评选活动。来自54个国家的100名作家参与投票,中国诗人北岛也参与了。中国仅有鲁迅的《狂人日记及其他》这部作品入选。这个结果表明,参与投票的作家中有不少人对中国文学还存在语言与文化的隔膜,但它也清楚地说明,在新小说的源头,一开始就诞生了以《狂人日记》为开端的新姿态,却在价值上并不仅仅只能以“新”立足的小说,它是无愧于中国文学之屈原、司马迁、李白、杜甫、苏东坡、罗贯中、施耐庵、兰陵笑笑、曹雪芹、蒲松龄之伟大传统的作品,它是比肩于世界最杰出文学之林的作品。所以,新小说几乎在《狂人日记》横空出世之际就没有必要叫“新小说”了。

  而新诗呢?尽管也产生过有较大创新并有很大影响的作品,但这种作品在文学上的创新程度或者说是对文学价值的大小,仍存在一定的争议或疑问。这样的争议或疑问,让新诗至今尚未达到新小说的高度。

  “新”的本质是反传统,反传统的一个后果是使其在场性变得贫乏、无所依据而失去标准。所以,在“新”“新”不息的新诗行列,除了“新”这个尺度,越来越难以形成其它共识性的新诗评价标准。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