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读书频道精彩推荐-正文
蝴蝶飞过沧海
http://www.workercn.cn 2018-03-30 11:19:43来源:杭州日报
分享到: 更多

  传记作品总能吸引我们。纳博科夫,稍稍热爱文学,对语言有些着迷的人们,都愿意读一读他的那些追忆文字。

  没人能不被这段文字所吸引,“洛丽塔是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同时是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得由上颚向下移动三次,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洛——丽——塔。”

  在众多伟大的小说开头里面,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应该排在第几位?无所谓,这是一段令人过目不忘的文字,它跳跃,它痴狂,读起来的时候,它在我们舌尖的探索中得以获得永恒。

  纳博科夫是俄国流亡贵族,二战爆发前夕,他携全家逃亡美国。在生活上,纳博科夫一向认同自己是个美国人,并且一直到晚年移居瑞士以后仍旧以美国人自居。然而在文学上,他却在美国极度地宣扬俄罗斯文学。

  在一次讲课中,他打开了一盏灯说:“这是普希金。”又打开一盏灯:“这是果戈理。”打开第三盏灯:“这是契诃夫。”最后,他打开窗户,让金色的阳光照耀进来,“看吧,这是托尔斯泰。”

  《洛丽塔》将他送上文学的神坛,但是他在自然科学的领域中又占有一席之地。对于蝴蝶的热爱让纳博科夫拥有了昆虫学家的美誉。虽然他以美国人自居,但美国文学在纳博科夫的眼里,只不过是“二流货色”,相反,由于对昆虫世界的无尽探究,令纳博科夫对蓝蝴蝶族群进行了精妙绝伦的科学分类,蝴蝶飞过沧海,他终日在美国的高山与丘壑之间穿行,以追逐的姿态度过他的一生。

  中国当代诗人陈先发有一首诗歌写过蝴蝶,在诗的语言上,有如神助,“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 脱掉了云和水 /又脱掉了自己的骨头”。这种东方写意式的诗句,似乎也能勾勒出纳博科夫流亡而又惊世骇俗的一生——《洛丽塔》对于世界文学的意义,似乎永远背负着惊世骇俗的名声。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新新向荣

    专题分为居住生活、教育发展、绿色生态、社保医疗、民生消费、前沿科技、交通出行、工作职场八个方面,全面梳理2017民生领域的新政策、新变化、新风尚。 【详细】

今人读经,贵在入乎其内,出乎其外。王国维认为:“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详细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